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亲眼见证


小说:神级农场  作者:钢枪里的温柔
  夏若飞一言不发地坐在车内,武强也没有多问,就默默地坐在驾驶座上等待。
  在夏若飞精神力的查探下,刘家院子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他能“看”到刘群峰在刘勇、刘闯的看管下,犹如困兽一般走来走去,好几次想要冲出去,都被刘勇、刘闯两人给拦了下来。
  刘群峰满脸的惊惧,他已经感受到父亲的杀意了,如果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的话,那么刘浩军这次真的就难逃一劫了。
  作为一名父亲,刘群峰怎么可能承受得了这样的打击?
  由此也可见刘老爷子真的是一位枭雄人物,跟家族的利益,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家族的存亡相比,在他眼里普通人的舔犊之情根本算不了什么了。
  夏若飞的精神力还查探到,刘老爷子慢慢地下床,步履蹒跚地走到窗前,一动不动地遥望着远方。
  他不动声色地继续保持精神力查探。
  刘家院子。
  刘群峰被刘勇和刘闯带走之后,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开进了院子里,以为穿着米色唐装的中年人步履匆匆地走进了小楼。
  整个过程中,夏若飞也很有耐心地一直坐在车里,保持着精神力的监视。
  这个穿唐装的中年人很快就来到了楼上刘老爷子的房间。
  刘宽敲了敲门走进去,轻轻地说道:“老爷,刘枫到了。”
  刘老爷子慢慢地转过身来,淡淡道:“让他进来吧!”
  “是!”
  刘宽说完,侧身让了一下,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人迈步走了进来,来到刘老爷子身前几米处,就站定脚步,恭敬地朝刘老爷子躬了躬身子,说道:“三叔公,您找我?”
  刘老爷子“唔”了一声,慢慢地走向床边,刘枫连忙上前几步搀住刘老爷子,把他扶到了病床边坐下,并且为他盖好被子,然后才恭敬地垂手站在一旁。
  刘老爷子声音低沉地说道:“小枫,你去一趟陕北省,帮我杀一个人……”
  刘枫不假思索地点头说道:“是!三叔公,目标是什么人?”
  “刘浩军。”刘老爷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刘枫不禁浑身一震,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甚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然后才失声叫道:“三叔公!您……”
  刘老爷子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然后说道:“你没有听错,我也没有发疯……这次你的任务目标,就是我的孙子刘浩军,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刘枫下意识地回答道,然后马上又摆手说道,“不不不……三叔公,浩军他做错什么事了?您可以狠狠地教训他!可……可……可也没必要……杀了他啊!”
  这实在是有些太骇人听闻了,刘枫甚至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刚才那番话真的是从刘老爷子口中说出来的。
  刘老爷子没有回答刘枫的话,目光飘向了窗外,脑海中浮现出了刚刚和宋老谈判的情景。
  实际上刚才房间里就宋老和刘老爷子两个人,刘群峰只是在前边跟着一起看到了宋老让廖俊展示的证据,然后刘老很快就让他在门口等候了。
  当然,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有人在看守着刘群峰了。
  刘老爷子对刚刚两人的谈判历历在目。
  看到那些证据之后,刘老爷子已经有些乱了阵脚,同时也意识到了这是刘家最大的危机。
  对于宋老提出的一系列条件,刘老爷子几乎没有怎么讨价还价,就很快答应了下来。
  宋老最后说道:“老刘,还有最后一个条件,刘浩军不能留了……”
  “你放屁!”刘老爷子怒气冲天地叫道,“老宋,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宋老十分平静地看着刘老爷子,说道:“你心里很明白,不用做出一副愤怒的样子,那根本掩饰不了你内心的想法。”
  刘老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个条件太过分了,我不可能答应!他是我老刘家的长孙!”
  “宋启明还是我最看重的晚辈呢!”宋老的音量一下子提高了几度,“怎么?刘浩军比宋启明地位还高?启明死得,他刘浩军就死不得?”
  “宋启明不是没事吗?”刘老爷子含混地说道。
  “哈哈!那叫没事?”宋老冷笑道,“如果不是若飞及时赶过去,启明现在早已入土了!而且他受伤非常严重,能不能恢复、需要多久恢复,一切都是未知数!做出了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那就应该付出代价!还是说……其实这一切都是你们刘家的意志,他刘浩军只是你们推出来的一枚棋子?”
  “你别血口喷人啊!”刘老爷子连忙说道,“事实什么样你心里清楚得很!何必攀扯到我们整个家族呢?老宋,浩军这次确实犯了大错,不容原谅!但是……就不能留他一条命吗?我们可以马上把他送到国外去!一辈子都不让他回国!而且限制他的账户,以后他绝对不可能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话你自己相信吗?”宋老淡淡一笑说道,“限制得了一时,限制得了一世吗?而且不说我们宋家,难道对于你们刘家来说,刘浩军的存在不是同样让你如芒在背吗?这个家伙早就已经疯掉了!他就是一枚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把你们刘家炸得四分五裂……”
  说到这,宋老冷冷地瞥了刘老爷子一眼,说道:“言尽于此,至于怎么做,就由你老刘自己决定了……”
  说完,宋老就起身离开了房间。
  此时,刘老爷子想起两人的这番对话,尤其是宋老最后那一番话,犹如炸雷一般响起,让刘老爷子的决心似乎一下子坚定了起来。
  刘浩军这次已经差点儿捅破天了,而且也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心态已经完全失衡,整个人都处于疯狂的状态,就算是把他送出国,也根本无法让人安心。
  就算刘家限制刘浩军的银行账户,不让他手里头有太多的钱,但这根本治标不治本,只要刘浩军心中的疯狂没有消失,那他就会想方设法去搞钱,然后把自己疯狂的想法付诸实施。
  而且刘家树大招风,哪怕刘家内部十分统一,一切为了保住刘浩军的小命,可是却根本不可能扛得住别人打他的主意。尤其是到了国外之后,有心人只要出一笔不算很多的钱,丢给刘浩军,就很有可能重新再现一次宋启明遇袭的情况,任务目标甚至可能是宋正平等宋老的亲儿子。
  这样一来,宋家和刘家就有可能彻底进入不死不休的斗争之中,自然而然就会有人能从中坐收渔翁之利。
  刘老爷子在心中暗叹道:老宋这句话倒是没有说错,浩军……已经真的变成定时炸弹了……
  一边是自己的亲孙子,一边是整个家族的利益。
  刘老爷子早已进行过权衡了,刚才只是通过回想宋老的那番话,让自己的决心更加坚定而已。
  他抬起头来,望着刘枫说道:“小枫,很多事情你并不了解,当然,你也不需要了解。你们那一批人当中,你是我最放心也是最信任的!所以我才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做出这个决定确实非常艰难,不过我已经定下了决心,你不需要问那么多,也不需要劝我,去把任务执行好……就行了!”
  刘枫暗暗一咬牙,说道:“明白了!三叔公……您的命令,我当然会坚决执行!”
  “那就好……”刘老爷子说道,“你抓紧时间飞过去,现在我已经让人把群峰看管起来了,但是时间长了难免夜长梦多,早晚都是一样的结果,还是速战速决吧!”
  “是!”刘枫说道,“三叔公,我这就定最快的一班飞机,马上出发!”
  “去吧!”刘老爷子说道,“对了……骨灰也不要带回来了,就葬在陕北吧!”
  刘枫不禁身子一颤,沉默了片刻之后微微点头说道:“好的。三叔公,那我告辞了……”
  ……
  丰田埃尔法车内,夏若飞监视到这儿,终于开口说道:“武强,开车吧!我们回去……”
  武强并不知道夏若飞为什么突然要他停下车来,然后一歇就是半个多小时。现在既然夏若飞说重新出发,他也没多问,点了点头就启动车子,继续朝刘海胡同四合院开去。
  车子平稳地行驶着,夏若飞沉吟了片刻,就掏出手机来查看机票信息。
  最近的一个飞往陕北高官安市的航班,是两个小时之后的。
  他没怎么犹豫,就登录了一个新的账号,购买了一张这个航班的机票。
  然后,夏若飞抬头说道:“武强,前面找个地方停下车,我突然想起还有件事情没办,我下车之后你就直接回家吧!不用等我。”
  “好的!老板!”武强说道。
  他找了个地方靠边停车,夏若飞下车之后朝武强摆了摆手,示意他直接开回家。
  然后夏若飞自己则在附近找了一间公共厕所,在里面变幻成夏天的容貌之后,又从头到脚更换了一身行头,一会儿工夫,他就走出了公厕,短短几分钟,他又变成了夏天那翩翩少年的模样。
  夏若飞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
  他这是决定亲自到陕北高官安市去看一看,虽然刘老爷子的话已经很明白了,但是他依然有些不放心。
  因为他并不能确定刘老爷子和刘枫之间的对话有没有暗语,万一是刘老爷子出于谨慎考虑,用暗语和刘枫交流,字面上的意思似乎是解决掉刘浩军,而实际上却是要帮助刘浩军出逃,那岂不是又让这小子躲过一劫?
  更何况,任务都是人来执行的,夏若飞能明显感觉到刘枫执行这个任务,心中是有所抵触的,而且也看得出来,刘枫似乎和刘浩军的感情还不错。
  这种情况下,就必须防止刘枫执行刘老爷子的命令不坚决,到了长安市之后非但没有马上干掉刘浩军,反而给他通风报信,让他有时间逃走。
  这些可能性都是存在了,夏若飞对于刘浩军也是真正动了杀机,所以干脆也搭乘最快的一班飞机前往陕北,只有刘浩军真的在他亲眼见证下魂归西天,他才会彻底放下这件事情。
  夏若飞来到机场之后,顺利地换票、过安检,直接来到了登机口附近的候机椅上坐了下来,靠在靠背上微微闭目,似乎在小憩。
  实际上他的精神力一直都在周围辐散着。
  果然,一会儿工夫,他就看到刘枫拖着一个小行李箱走向了这个登机口——今天飞往长安市的航班还有三趟,其中后面两趟一趟是在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起飞,另外一趟则是晚上十点多钟才起飞。
  唯有这个航班,时间是最合适,也是最快的。
  看来刘枫选择的也是这个航班,这并不出乎夏若飞的意料。他这是决定亲自到陕北高官安市去看一看,虽然刘老爷子的话已经很明白了,但是他依然有些不放心。
  因为他并不能确定刘老爷子和刘枫之间的对话有没有暗语,万一是刘老爷子出于谨慎考虑,用暗语和刘枫交流,字面上的意思似乎是解决掉刘浩军,而实际上却是要帮助刘浩军出逃,那岂不是又让这小子躲过一劫?
  更何况,任务都是人来执行的,夏若飞能明显感觉到刘枫执行这个任务,心中是有所抵触的,而且也看得出来,刘枫似乎和刘浩军的感情还不错。
  这种情况下,就必须防止刘枫执行刘老爷子的命令不坚决,到了长安市之后非但没有马上干掉刘浩军,反而给他通风报信,让他有时间逃走。
  这些可能性都是存在了,夏若飞对于刘浩军也是真正动了杀机,所以干脆也搭乘最快的一班飞机前往陕北,只有刘浩军真的在他亲眼见证下魂归西天,他才会彻底放下这件事情。
  夏若飞来到机场之后,顺利地换票、过安检,直接来到了登机口附近的候机椅上坐了下来,靠在靠背上微微闭目,似乎在小憩。
  实际上他的精神力一直都在周围辐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