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一)青丘狐事,封神辛秘(下)


小说: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  作者:会魔法的小猪
推荐阅读:江山为饵:诱宠小盗妃 御龙剑仙 机战无限 鬼伏 
  
  鸿钧道祖带着一众天道圣人们前往更高层次的洪荒天界去了,除了鸿钧道祖和女娲娘娘之外,其他的天道圣人都重聚三尸滋养神魂,在三界之内留下了拥有各自独立人格的分身,太上道祖的准圣分身是太上老君,元始天尊的准圣分身是无天法祖,通天教主的分身是灵宝道人,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将西方教发展为了大乘佛教,也在三界内留下了分身,分别为无量寿佛和菩提佛祖。
  封神之战已经结束,原本一切应该就此尘埃落定,谁知姜尚却以代天封神的身份鼓动各路仙神对青丘狐族发起了清算,理由是涂山媚娘所化的苏妲己在败坏大商气运之时以狐媚之术行逆天之事,残害了众多仙道志士。
  涂山忆情在青丘狐国苦苦等候姜尚,结果等来的却是惊天噩耗,九尾狐族先祖涂山媚娘不敌姜尚率领的一众仙神围攻,愤而发动天狐解体大法,舍弃万载修为和肉身,在二郎显圣真君杨戬的有意放水之下破开包围圈逃回了青丘狐国。
  “不可能!子牙他答应过我的,封神之战结束之后他就会来青丘狐国提亲的,他怎么会做这种事?不可能,这不可能的!”惊闻噩耗的涂山忆情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懵了,满脸的失魂落魄。
  “痴儿!本座早就警告过你,那姜尚动机不纯,你一片痴心未必会得到回报,你只是不听!如今那姜尚图穷匕见,将所有罪名都推到了我青丘狐族身上,要灭我天狐一族,忆情,你还不醒悟么?”涂山媚娘幽幽一叹,将所剩无几的力量凝聚成了天狐结界封住了狐岐山的出口,身形开始慢慢消散,“时也,命也,这是我青丘狐国的劫数,多言无益!忆情,你因情所困,给我天狐一族带来大祸,本座罚你入天狐秘境忘情海思过,希望你能有幡然醒悟的那天吧!”
  话音落下,涂山媚娘的身形彻底消散开来,化作了一道流光,包裹着只知道呆愣流泪的涂山忆情冲天而起,冲入了天狐秘境之中,只留下了跪伏一地的九尾天狐族人们:“从今日起,涂山秀央为天狐族族长,汝等定要竭尽所能,保住我天狐一族血脉!”
  “青丘狐族的人听着,将祸国妖姬苏妲己交出来,还有苏妲己的帮凶涂山忆情一并交出,否则仙军攻入青丘,定让尔等鸡犬不留!”涂山媚娘最后一丝残魂带着涂山忆情遁入天狐秘境没多久,姜尚率领的仙神大军便来到了狐岐山的结界之外,被天狐结界所阻,向着青丘护国之内大声传音威胁道。
  “姜尚老贼,休要做梦!你颠倒是非黑白陷害我青丘狐族,我天狐一族从此与你不共戴天!涂山忆情叛族忤逆,已被正法,你趁早死了心吧!”
  涂山秀央的声音从青丘狐国之中传出,姜尚闻言大怒,状若癫狂地下令进攻,众仙神一阵猛攻,却无法将耗尽涂山媚娘万载修为精血神魂凝聚而成的天狐结界轰破。
  “发动离界之术,将青丘狐国放逐出三界之外!”无法攻破天狐结界,便无法进入青丘狐国,姜尚心头一股哀怨之气无法舒展,毒计再生,合众仙神之力发动了秘术离界之术,将整个青丘狐国包裹了起来,细小的空间裂缝不断在青丘狐国和三界空间交界之处出现,欲要将青丘狐国和三界空间剥离开来放逐进无尽虚空之中,危急之时,天狐结界之上弥散出了一丝丝的能量,重新将破裂的空间裂缝给修复了起来,只是这修复的速度却依然比不上破坏的速度。
  “哼!困兽犹斗而已!不出万载,离界之术便会彻底功成!你们害死了忆情,我便让你们整个青丘狐国为她陪葬!”
  时光飞逝,转眼数十年便过去了,姜尚坐化,假死脱身回到了西方大成佛国,与保存在大乘放过的飞熊肉身相融合,修为一举突破达到大罗金仙后期。
  “师尊,您交代的任务弟子已经完成了!”已然恢复飞熊真身的姜尚向着阿弥陀佛复命道,接引道人去了洪荒天界,留下的分身无量寿佛也相当于是姜尚的师尊。
  “很好,姜尚,你做得很不错,为师很满意!”无量寿佛满脸慈色地向着姜尚笑了笑,将一枚丹药递给了姜尚,“这是为师专门为你炼制的丹药,将其服下,为师助你突破准圣之境,从此成为我大乘佛教的第三位佛祖!”
  “多谢师尊!”姜尚大喜,接过丹药一口服下,没有丝毫的怀疑,丹药下肚没多久,姜尚却发现他全身的仙元力却都无法动用了,整个身体仿佛完全失控了一般,不由得骇然大惊,“师尊,我,我怎么动不了了?师尊,你,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化身丹,炼制身外化身的灵丹!徒儿,你该不会真以为为师会助你成就准圣之境吧?”无量寿佛脸上的笑意瞬间变成了狰狞之色,哪里还有半点慈悲之色,“为了培育你这身躯,为师这些年来动用了多少的天材地宝,终于到了该收获的时候了!可惜本尊去了洪荒天界,否则这化身的力量也能提升到天道圣人之境!”
  “你,你一直都在利用我……”姜尚的面容扭曲了起来,极度的愤怒让他想要自爆身躯,但他全身的仙元力早已经被化身丹给禁锢住了,根本就动用不了丝毫。
  “能被利用,说明有被利用的价值!徒儿,你的身躯为师会好好使用的,你的功劳为师也会记在心里的,好好去吧!”无量寿佛的眼神陡然一愣,炽烈的佛火从其手掌之中冒了出来,包裹住了姜尚的身躯,惨叫声从姜尚口中响了起来,其神魂在佛火的灼烧下开始渐渐消散开来,一丝悔意从其心底之处涌现了出来。
  “忆情,是我负了你!若是有来世,我会将我所亏欠你的,全都一点点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