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不朽功业


小说: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刘瑾哭得昏天暗地,甚至嘴皮子直哆嗦着,连口水都流了出来,眼泪更是如雨一般滚滚落下,也顾不得形象了,泪眼迷蒙下,只用袖子胡乱地擦了擦眼睛。
  可叶春秋没心思研究刘瑾的这一身狼狈……他现在是满腹的疑惑。
  他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了,可脑海里隐隐有着一个古怪的猜测闪过,令他迫切地继续追问道:“彼得·朱是谁?”
  面对叶春秋绷紧的脸色,刘瑾好不容易缓过了神,才道:“是……是陛下……陛下啊……”
  “啊……”叶春秋真的彻底凌乱了。
  所谓罗马皇帝,竟是朱厚照。
  卧槽,这孙子……
  可是,叶春秋居然信了。
  且不说不信也不成,事实就在眼前啊,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朱厚照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当初他还自称自己叫朱寿呢,改名,不就是这家伙的主要特点之一?不过……
  他还算是有优点的,叶春秋忍不住安慰自己,至少……他还没换姓,这已算是极难得了。
  那么,又有无数的疑惑涌上叶春秋的心头了,这事儿,终究还是太匪夷所思了,朱厚照为何会到了佛朗机?而这家伙,又为何会成为罗马皇帝?
  按理来说,就算这家伙自己给自己一个封号,可是佛朗机人,会有人认吗?
  佛朗机人不傻呀,更不会抽风的跟着朱厚照跑来玩什么十字军东征吧,这简直就是开玩笑。
  可是……这一切都真的发生了,不得不令叶春秋感觉像是做梦一般。
  叶春秋不禁道:“陛下派你来做什么?”
  像是被问到了伤心处,刘瑾又哭丧着脸,一副悲痛欲死的样子道:“陛下已带着先锋抵达了城外,昨夜见到了城中火起,很是喧哗,觉得城中肯定出事了,于是便派了奴婢来试探虚实。”
  这个理由倒是说得过去。
  不过……叶春秋又生起了新的疑团,他狐疑地道:“前两日,奥斯曼苏丹刚刚杀了一个佛朗机使节,你是陛下身边的人,他何以派了你来?”
  对啊,太蹊跷了,这等同是让刘瑾九死一生呢,依着叶春秋对刘瑾的了解,这刘瑾,怕是非要吓尿不可,主动请缨是不可能的,就算朱厚照让他来,他也绝对会哭哭啼啼的,跪地求饶。
  刘瑾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他嚅嗫着,老半天,才突然道:“因为……因为奴婢仗义执言,触怒了陛下!”
  他伸着脖子,说到仗义执言的时候,叶春秋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你刘瑾还仗义执言?你刘瑾不是出了名的清流克星吗?
  刘瑾生恐叶春秋不信,连忙又道:“奴婢说了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奴婢和几位大人,一齐请奏陛下,说是将士们思乡心切,何况这么多人远在异乡,不知多少将士都有家人,而今他们跟着陛下在外,家里失去了主心骨,可让他们的家人怎么活?陛下龙颜震怒,便……便……”
  刘瑾说着,露出了一脸的悲愤。
  平时讨好了陛下一辈子,这一次,总算是做了一会铁骨铮铮的直臣,只不过……这直臣的待遇,好像不是很好,阴沟里翻了船。
  叶春秋也是哭笑不得。
  刘瑾庆幸地道:“得亏是遇到了殿下,否则咱怕是真的不能活了,不过这里……是什么情况?那个奥斯曼的苏丹呢?”
  遇到了叶春秋,刘瑾天然地少了几分惊恐了,这个时候倒是想起自己这次所来是要见奥斯曼苏丹的。
  “宰了!”叶春秋很轻描淡写地道。
  刘瑾却是呆住了。
  然后他立即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陛下日思慕想的,便是攻入伊斯坦布尔,宰了奥斯曼苏丹,成就一番不朽的功业,可现在……
  那个陛下一心想要宰的人,竟然被你叶春秋随手就宰了?
  刘瑾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惊慌地道:“不能,不能啊,奥斯曼苏丹不能死啊,他若是死了,奴婢只怕是一辈子也别想回去北京城了,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啊,殿下,陛下现在做梦都想着击溃奥斯曼苏丹。让这奥斯曼苏丹做他的阶下囚,不成,奥斯曼还有苏丹吗?”
  “呃……”这一次轮到叶春秋懵逼了。
  他也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朱厚照的性子,他太了解了,上一次,自己干掉了鞑靼人,顿时让朱厚照消沉了一些日子,此后,这家伙居然出了海……
  现在,他兴冲冲地要击溃奥斯曼,可这苏莱曼苏丹又被自己宰了,这……
  叶春秋和刘瑾不禁大眼瞪小眼起来,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纠结,半响,刘瑾猛地张眸,把心一横道:“奥斯曼还有苏丹,殿下,你得帮奴婢这个忙,奥斯曼苏丹还活着,还得让陛下打一次。”
  “嗯?”叶春秋感觉自己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一下……
  这军国大事,莫非生生要整成一场娱乐?
  叶春秋见刘瑾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而后道:“来人,将那沙欣叫来。”
  刘瑾顿时松了口气,看样子,叶春秋算是答应了。
  过不多时,那沙欣便来了,叶春秋开口便道:“沙欣,本王已有了主意,你现在是奥斯曼苏丹了。”
  “啊……”沙欣愣住了,老半天回不过劲来。
  “好了,就这样,现在就去加冕,不要耽误时间。”叶春秋很干脆地道。可随即……
  猛地,一个念头自叶春秋的脑海中升起,不对,那一封书信,那一封来自法兰西国王的书信,书信之中,那法兰西国王口口声声的说跟奥斯曼联合,会袭击罗马皇帝。
  之前叶春秋没有将这书信放在心上,是因为那罗马皇帝和自己压根没有关系,他巴不得敌人窝里反呢,可现在,罗马皇帝是朱厚照……
  叶春秋只略一沉吟,便对刘瑾道:“刘瑾,随本王立即去见陛下,要快,本王这便去召集军马,再迟,恐怕就来不及了。”
  刘瑾呆了一下,不明就里地道:“这……又是……”
  不等他说下去,叶春秋已一把扯住他,犹如提着一只小鸡一般,心急火燎地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