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这又是什么鬼?


小说: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足足一夜的混乱,终于开始平息了,新军已经暂时稳住了局势,也已有阉人奉命至各处军营,呼唤将军们预备入宫,不来的,便是叛党,自是杀无赦,而一旦来了,便要来拜见鲁王殿下。
  倒是沙欣,在这晨曦的曙光初露的时候,他匆匆地赶了过来,神色凝重地看着叶春秋道:“殿下,这里有巨大的发现。”
  他手里拿着一封书信,口里道:“这是在苏丹的寝卧之中找到的,是法兰西人的书信。”
  叶春秋倒是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出,满是震惊。
  法兰西人?
  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法兰西人勾结奥斯曼是有史可查的,事实上,在历史上的法国人为了打破哈布斯堡的联盟,确实直接背叛了佛朗机世界,和奥斯曼缔结了盟约,既然如此,那么现在这些背叛了圣女贞德的法国贵族们做出这些事来,显然就一丁点也不奇怪了。
  这时,他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何这苏莱曼苏丹之前会这么淡定的在这个时候对自己动手了。
  这么多年了,他遇到的险境何尝少?也早就养出了他谨慎的性子。
  昨日他入宫时,原只是觉得蹊跷,所以做了完全的准备,这其实就只是出于谨慎而已,他一直认为,只有在打垮了佛朗机人之后,苏莱曼苏丹才可能摊牌,才有底气跟他撕破脸。
  可现在看来,苏莱曼苏丹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动手,这封书信,就显然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了。
  他倒是并不将这封书信放在心上,现在自己已控制了伊斯坦布尔,那么接下来,无论佛朗机那儿发生了什么,自己也有一战之力,倒也并没有太多的担心。
  不过,他倒是不禁好奇起来,这位法兰西国王,称呼十字军的首领为野蛮人,却又是什么鬼?
  只不过这封书信,实在是有点虎头蛇尾,他一时也难以从中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对于现在日理万机的叶春秋来说,索性不管才是上策。
  于是他将书信丢到了一边,才对沙欣点了点头道:“佛朗机的大军即将兵临城下,眼下,最紧要的是和佛朗机一战,城中善后之事,我统统交给你,你放心,那位苏丹的妻子,自此之后,就是你的人了。”
  沙欣露出了狂喜之色,自然是千恩万谢。
  可正在这时,却有人来报,佛朗机的使节来了。
  一听到佛朗机的使节到来,叶春秋却是皱眉,这……又是什么鬼?
  倒是沙欣不禁道:“肯定是昨夜的火光被佛朗机人侦知,所以特意派使节冒险前来查看。”
  所谓的冒险,是出于苏莱曼苏丹不久之前才杀了一个佛朗机使节的原因,叶春秋颌首点头,觉得颇有道理:“请来说话吧。”
  叶春秋显得漫不经心,心里想,来了倒好,他们想来探我的虚实,本王倒真的缺一个探一探他们虚实的机会呢。
  过不多时,那使节一行人便来到了叶春秋的跟前,为首之人,叶春秋居然看着有些面熟。
  叶春秋的心猛地一跳,下意识聚精会神地看去,只见此人面白无须,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连走路都不稳,经人搀着,才勉强站住,那脸上,则是一副万念俱焚,悲痛欲死的样子。
  可是这个时候,叶春秋却是惊呆了。
  刘瑾……
  竟是刘瑾?
  卧槽,刘瑾是佛朗机人的使节?
  叶春秋的身躯已经在颤抖。
  刘瑾来的时候,就已吓得面如土色,整个人要瘫了,显然,他是被人架着来的。
  跑来这里,真的并非他的本意,他甚至都不敢去看那高高在上的奥斯曼苏丹,生怕自己稍稍一个眼神就可能冒犯了对方,惹来杀身之祸。
  他可是知道的,就在前日,一个佛朗机使节的尸首,被奥斯曼人残忍地抛出了伊斯坦布尔呢,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所以他眼帘垂下,整个人无精打采的,一路被人搀着到了殿中,整个身子便软了一样,几乎要瘫倒下去,很努力地才从口里磕磕巴巴地道:“奴婢……见过苏丹……奴婢奉旨而来,在此,以奉上帝恩典,全世界的救世主,全佛朗机的君父,耶路撒冷的守护者,至高无上神圣罗马皇帝,永远的奥古斯都;意大利国王,希腊国王,埃及国王,约旦国王,叙利亚国王,汉志国王,内志国王,安纳托利亚国王,亚美尼亚国王,塞尔维亚国王,克罗地亚国王,摩洛哥国王,保加利亚大公,瓦拉几亚大公,摩尔多瓦大公,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亲王,塞浦路斯亲王,科西嘉公爵,巴里阿利公爵,阿尔巴尼亚公爵,利比亚、突尼斯、阿尔及利亚领主,伟大而神圣的东方和西方臣民的父亲彼得·朱之名,特来向朕敕封的归义侯宣告,宣告如下……”
  叶春秋呆住了。
  或者说,他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彼得·朱……又是哪个鬼?
  还有,什么鬼救世主,什么鬼皇帝,还有什么什么希腊、意大利、埃及……国王……不对啊,这希腊、埃及、亚美尼亚、塞尔维亚以及种种爵位,都特么的是奥斯曼的领土啊,这彼得·朱张张嘴,就特么的把便宜全占了。
  最重点的是,刘瑾又为什么来这里?
  叶春秋的心第一次如此的凌乱。
  他懵了很久,才忍不住道:“彼得·朱是谁?”
  原本搀扶刘瑾的通译正要将这汉话翻译成土耳其语。
  可刘瑾万万想不到啊,这个人,居然懂汉话?而且,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他错愕了一下,下意识地抬头,接着,与叶春秋来了个四目相对。
  刘瑾顿时便像是见了鬼似的,哇哇大叫起来:“哎呀……哎呀……你是……你是……鲁王……你是叶春秋……呀……”
  顿时,一场惊天的滔滔大哭声,便回荡在大殿之中:“叶春秋,鲁王殿下,咱……咱想死你了啊,你……你……”
  刘瑾像是一下子又有了力气般,开始捶胸道:“能在这里遇见故人,死了也值了,虽死无憾了!”
  ………………
  本来以为四章可以写完,谁知道,越写越多,熬夜写了两章,不急,今天还有,可能还需要好几章才能完本。
  老虎先去睡了,起来继续更,那啥,新书已经上传,大家去看看,感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