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章 到底怎么回事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推荐阅读:静州往事 武帝丹神 重生之我是慈禧 大怪兽哥斯拉 兽血蛮荒 无上仙医 诡店笔记 网游之三国无双 万古霸主 超级下载系统 

  “不该问的不要问!”杨开冷冰冰地瞧了他一眼。
  厉蛟顷刻间噤若寒蝉。
  “请你帮个忙!”
  厉蛟忙道:“杨宫主说的哪里话,你对厉某可是有救命之恩的,有什么吩咐尽管道来便是,厉某定不推脱。”
  他一副极为豪爽的样子,心中暗暗发苦,其实他也猜出杨开想要他帮什么忙了,无非就是与风云阁的恩怨罢了,如今都已到长云城,明显是要杀进风云阁总舵的。
  心中暗想,华兴啊华兴,非本座不念及旧情,实在是被逼无奈啊。
  “带我们进风云阁。”
  厉蛟一挺胸:“没问题,此事包在厉某身上了。”
  盏茶之后,风云阁外,厉蛟御空而来,他帝元催动,裹着杨开林韵儿两人,连小黑狗也没有幸免,两人一狗似被下了什么禁制,乖乖地跟在他身后。
  “是厉大人么?”
  一个风云阁长老站在护宗大阵后方,抱拳问道,他显然是从华兴那里得到了消息,所以才特意在此等候。此时此刻,护宗大阵开启,华兴显然没有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厉蛟身上,而是做了另一手准备。
  “正是厉某!”厉蛟沉声回应。
  “那两人是……”那长老狐疑询问。
  “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女子是不是杀害你们少阁主的凶手?本座已将他们擒回。”
  那长老定眼瞧去,大喜过望,颔首道:“不错,就是这贱婢!厉大人手到擒来,果然了得,阁主若是知晓,必定欢喜。”
  “那还废话什么,赶紧开阵。本座这便要将此二人交由你们阁主处置!”
  “是是是。”那长老不迭地应着,取出一道令牌来,催动帝元掐了几个法决,那令牌中立刻激射出一道流光,打在护宗大阵上。
  大阵裂出一道口子,厉蛟闪身而入。
  “厉兄得胜归来,华某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啊。”华兴忽然诡异地出现,从不远处飞驰而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隐藏在附近,就等着厉蛟回归。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厉蛟嘿嘿一笑。
  “你就是那讨厌的家伙的爹爹?”就在这时,林韵儿忽然皱眉望着华兴问道,不等他回答又兀自道:“就是你没错了,你们长的差不多。”
  “你这贱婢!”华兴扭头望向林韵儿,一腔怒火熊熊燃烧,杀念如潮,怒喝道:“胆敢杀害吾儿,今日本座……咦?”
  他说着话,忽然察觉到一丝异常,因为这少女竟是力量翻滚,哪有被禁锢的样子?
  正狐疑之时,却见林韵儿忽然如闪电般窜了出去,一双米分拳上凭空多出一对漆黑的拳套,拳头轮圆了,狠狠朝他轰了过去。
  “滋……”华兴吓一跳,变故虽然发生的突然,却也不至于让他如此惊讶,他惊讶的是这少女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实力。
  那小小的拳头上似乎蕴藏着毁天灭地的威能,真要是被这样的拳头砸中,自己便是个帝尊三层镜也绝对不会好受。
  “找死!”华兴大怒之下立刻出手,本想好好折磨一下这个少女,叫她尝遍人间酷刑再杀掉,如今电光火石哪还顾虑的了那么多?帝元涌动,一掌朝林韵儿拍了出去。
  半空中,一只巨大的巴掌忽然出现,纯粹由帝元凝练而成。
  那巴掌在半空中还掐了一个法决,竖起中指朝林韵儿点下,牵引天地灵气动荡不安,法则丛生,似能抹杀世间一切。
  这绝对是一招威力巨大的秘术,所有风云阁的武者都在这一掌之下瑟瑟发抖,不由生出一种跪地膜拜的冲动,连附近的护宗大阵也变得涟漪不断,仿佛马上就要被破开。
  帝尊三层镜全力出手,威势自然非同凡响。
  林韵儿的拳头砸在那掌印上,不由自主地就闷哼一声,整个人被一股大力拍的往下落去,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
  她实力虽强,境界毕竟低了一些,与华兴这样的老牌强者对阵多有欠缺,一招之下就落入下风。
  “啪……”
  一声轻响传出,却是杨开双手一拍一拉,空间法则之力涌动时,一道巨大无匹的月刃已朝上迎去。
  月刃斩击,崩灭虚空。
  那掐着法决的巴掌一下被切出一道口子,威势大减。
  被往下压去的林韵儿压力陡消,双足在虚空中一点,整个人如一道闪电般从那裂口窜了出去,瞬间就来到了华兴面前,双拳如蛟龙出海,朝前捣出。
  华兴脸色一变,一张口,一根青色的尺子便被吐了出来,那尺子悠悠一转,瞬间衍生出漫天尺影,化作一道屏障挡在他面前。
  轰轰轰……
  林韵儿一拳拳砸下,每一拳都用尽了全力,爆发出来的声响震耳欲聋,狂暴的力量让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尺影却是连绵不绝,稳稳地守在华兴面前,让林韵儿的所有攻击都无功而返。
  “斩!”杨开屈指连弹,一道道月刃朝华兴袭了过去。
  华兴眉头微皱时,双手掐动法决,面前的尺影忽然一道道飞出,朝月刃迎来,精准无比地将月刃抵消,不但如此,还有一道巨大无匹的尺影从天而降,朝杨开狠狠拍下。
  “哼!”厉蛟冷哼一声,一抬手,一条蛟龙虚影就迎了上去,将那巨大尺影撞的支离破碎。
  林韵儿飘然后退,重新回到杨开和厉蛟身旁,微微喘息。
  刚才一轮猛攻,她的消耗也不小,居然没对华兴造成什么困扰,可见那尺子帝宝绝非凡品。
  众人这一番交手,电光火石,兔起鳐落,直让人看的目不暇接。四周风云阁的武者们根本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便已鸣金收兵。
  华兴眼中厉色一闪,咬牙低喝:“厉蛟!华某诚心待你,你竟勾结外人来欺我?”
  这一男一女看似被厉蛟擒拿,实则根本就没有被禁锢,要不然也不可能与自己过招,再加上厉蛟刚才出手相帮,华兴若还看不出问题所在那就真的白痴了。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厉蛟出去这才多大一会功夫,怎么就从帮手变成敌人了呢?这一男一女应该没这么大能量让厉蛟变节投靠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不明白,但是华兴已记恨上了厉蛟,若非自己轻信了他,怎么也不至于将敌人放进护宗大阵来。这可是关乎颜面的大事。
  他们杀到长云城没什么关系,可是杀进风云阁总舵,闯进护宗大阵内,那就是****裸地打脸了,虽然这段时间风云阁被打脸打的不轻,可护宗大阵毕竟是最后一层遮羞布。
  这下好了,最后的遮羞布也被撕开了,以后风云阁的人只怕真的没脸再见人了。
  华兴本对林韵儿恨之入骨,因为自己的儿子死在她手上,可如今跟厉蛟的做法比较起来,他更恨厉蛟的言而无信,两面三刀。
  面对华兴的质问,厉蛟神色不变,只是冷哼一声道:“华兄气息雄浑,看样子恢复不错啊,厉害啊厉害,这才多大一会功夫,华兄居然就能暗伤痊愈,真是叫厉某佩服的不行,也不知华兄到底服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居然能有如此神效,方便的话能不能给厉某也来几粒?”
  他避重就轻,不好意思说自己的事,直接点破华兴刚才蒙骗他受伤,让他出手一事。
  他现在也看出来了,华兴这老小子让自己出手,绝对没安什么好心,这么一想的话,心中的愧疚立刻减小不少。
  华兴转头看了看杨开和林韵儿,再望着厉蛟,沉声道:“厉兄,你来我风云阁这些日子,华某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
  “不曾有,华兄让厉某宾至如归啊。”厉蛟淡淡回道。
  华兴痛心疾首道:“既如此,你为何要背叛华某,竟……竟与他们一道联手。”
  厉蛟道:“情非得已!”
  华兴不敢置信地望着他:“情非得已?”
  这是他最不明白的地方了,厉蛟到底为什么宁愿跟这一男一女联手,也要跟自己作对呢,他咬牙道:“你我百年交情,竟敌不过一个情非得已?”
  厉蛟挠挠脸颊道:“交情总没老命重要吧?”
  华兴不禁失神:“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厉蛟是什么人他多少有些清楚,龙族后裔,帝尊三层镜的修为,北域一宫之主,如今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自己之前的猜测没错,这一男一女果然都是大有来头的,甚至能够威胁到厉蛟的性命!
  若非如此,厉蛟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不定起来,本来厉蛟变节就让他心烦意乱,风云阁虽不俗,可那也是有对比的,这一男一女加上厉蛟若是真在这里闹腾起来,只怕半个风云阁都要被毁掉。
  就算风云阁最后能胜,也必定是惨胜。
  一念至此,他心中已生退意,悄无声息地传音道:“厉兄,你与我说实话,这两位是不是……与大帝有关?”
  若真如此的话,今日拼着颜面受损,也不能再让矛盾恶化下去了,与大帝有关的人,风云阁还招惹不起。
  厉蛟望了他一眼,又瞧瞧杨开,见他没有阻止的意思便随口回道:“没有。”
  “没有?”华兴不禁呆住。
  …………
  请搜索“莫默”添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