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四十六章 寒潮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推荐阅读:静州往事 武帝丹神 重生之我是慈禧 大怪兽哥斯拉 兽血蛮荒 无上仙医 诡店笔记 网游之三国无双 万古霸主 超级下载系统 
  三人一起动手,很快将覆盖在附近的积雪全部除去,巨龙陨落留下的巨大痕迹一下子呈现眼前。??  要·
  正如厉蛟此前说过的一样,这里只有痕迹,不见巨龙尸身,因为那巨龙的血肉精华乃至骨骼都已经成为养分,孕育出一朵龙血花。
  此地没有祝晴留下的任何信息,谁也不知道他是否曾经来过这里。
  杨开默默地感应许久,摇头道:“本源之力不在这里。”
  他虽不是龙族,但自从修炼了祝晴传授给他的化龙诀之后,金圣龙本源之力已经开始与他真正融合,他的血脉和身躯正在逐渐地向龙族方面转化,所以此地若有龙族本源的话,他必定能有所感应。
  祝烈瞧了他一眼道:“我要施展龙族秘术,替我护法。”
  杨开正色颔首,走到一旁,厉蛟更是面色一动,好奇而又渴望地朝祝烈望去。
  龙族秘术是一种很玄妙的秘术,只有身负龙族血脉才能施展的出来,杨开可以在血脉之力上压制住祝烈和祝晴,但是不经过系统的学习,就连他也不可能施展出龙族秘术,因为那其中牵扯到龙元的运用和龙语的咒言。
  厉蛟有一丝驳杂的龙族血脉,对这个自然又是好奇又是向往。
  祝烈闭上了眼睛,静心凝神。
  片刻后,他忽然睁眼,并指如刀,在自己另一手上微微一滑,锋锐的指甲将掌心割破,空气中立刻弥漫出一股浓郁的血腥气。
  祝烈攥紧了那只有伤口的大手,高高举起,体内龙元涌动,口中传出低低的咒言之声。那咒言玄奥繁杂,听在耳中让人感觉极为拗口,好似祝烈嘴中塞满了东西在说话一样。
  竖起耳朵的厉蛟一脸茫然,着急的抓耳挠腮,好不容易碰到一只纯正的龙族在他面前施展龙族秘术,他自然是有心偷师学艺。?? ·可惜连人家说什么都听不出来,哪还能学会?
  杨开也听不懂,但是总感觉祝烈施展这龙族秘术的时候,跟上古时期那些巫们施展巫术有些相似的地方,都需要咏唱咒言。
  在两人的注视下,一滴滴鲜血从祝烈的掌心滴落,他的龙血与正常的血液也不太一样,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散发着灼热的气息。
  落在地上之后便传出刺啦的声响。融进地底消失不见。
  狂风起,雪花飞,祝烈的咒言声越来越高亢,逐渐地与龙吟变得相似,又仿佛雷鸣滚过,震的人耳膜发疼,那红发乱舞,衣衫猎猎。天地之间似乎完全被这龙吟充斥。
  蓦然间,祝烈的声音停了下来。整个人攀升到极点的气势更是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萎了不少,连那秀气的脸蛋上都渗出了一些汗水。
  虽不知道这到底是样的龙族秘术,可这一招无疑对他消耗很大。
  杨开与厉蛟都眼巴巴地望着他,祝烈的目光却低垂,凝视着地面。
  那大地被他的鲜血浇筑。此刻变得一片通红,灼热的能量与此地的寒气碰撞,散发出蒸腾的热气。
  某一刻,祝烈眼前一亮,与此同时。杨开和厉蛟也察觉到了一丝变化。
  被鲜血染红的大地正在蠕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破土而出。
  三人关注之下,一点殷红从土壤中绽放出来,旋即迅速升高,枝叶扩散开来,只是一恍神的功夫,地面上就多出了一株一尺高,红彤彤仿佛鲜血浇筑而成的植株,乍一看上去,这东西就好像一株血珊瑚。
  祝烈将那一尺高的血珊瑚吸了上来,捧在手心上,氤氲般的红光在树冠上聚集,如有灵性一般地朝某个方向飘荡,仿佛挂在树冠上的? ?·
  诡异无比的是,这红带飘飞的方向,与此地的风向完全不同。
  祝烈指着红带指引的方向道:“祝晴在那边,还活着。”
  虽不知道他如何判断出来这些情报的,但无疑是与他施展的龙族秘术有关。
  杨开二话不说祭出了流云梭,低喝道:“走!”
  厉蛟站在原地没动,讨好地望着杨开道:“杨宫主,厉某已将你们带到地方,这接下来的路程……喂,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厉某好歹也是……”
  他话没说完,便被祝烈提着直接丢进了流云梭内,顿时一脸苦涩幽怨。
  他不知道这位龙族为何还不愿意放过他,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将杨开和祝烈带到了的地方,接下来的事应该与他无关才是,他应该可以离开这鬼地方,返回离龙宫,可偏偏事与愿违。
  身为帝尊三层镜,他已经很多年没品尝过这种无力的感受了,暗暗下定决心,这一趟若能活着回去,日后再也不要跟龙族打交道,简直欺人太甚。
  流云梭破空而去,速度却是越来越慢。
  祝烈施展了秘术之后变得很虚弱,那血珊瑚就被杨开拿在手上,依靠着那红光飘荡方向的指引寻觅着祝晴。
  才往冻土内深入不到两千里距离,正在飞行中的了流云梭忽然一阵猛烈的震荡,然后一头朝下方栽了过去。
  杨开微惊,还以为是遭到了什么攻击,不过很快他便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一脚将厉蛟踹了出去的同时将正在打坐恢复中的祝烈唤醒。
  紧接着,他收起流云梭,凌空而立。
  凛冽的寒风吹来,冷意将人包裹,似能将人的神魂都冻僵。
  这样一片险恶的环境之中,便是修炼了冰系法则的强者恐怕也无法长时间停留。
  厉蛟哆哆嗦嗦地飞了过来,一脸郁闷道:“怎么了?”
  刚才躲在流云梭内多少有一层隔离,如今直接以肉身与冻土接触,他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生机正在缓缓流逝,虽然一时半会没什么大碍,但在这样的地方待久了,只怕会折寿。
  “没什么,接下来的路大概要我们自己走了。”杨开说话间瞧了祝烈一眼。
  流云梭这样一件飞行帝宝,居然在这地方被冻的无法正常运转,这种事若不是亲身经历只怕没人会相信。
  祝烈神色不变,厉蛟的脸色却是一下变得雪白,迟疑了一会儿道:“两位,厉某有个不情之请!”
  祝烈眼望着他,神情冰冷的比冻土的严寒还要恐怖,厉蛟到嘴边的话一下子变了:“厉某可以殿后。”
  “如此甚好。”杨开微微一笑,一手托着那龙血珊瑚,带头朝前方飞去。
  祝烈一伸手,抓着厉蛟往前一抛,让他紧跟在杨开身后,自己施施然走在最后面。
  在冻土之中飞行绝对不是好受的事,不过很快杨开便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便是他飞的越高,消耗就越大,那种灭绝生机的冰寒也越是恐怖。
  察觉到这一点之后,他立刻往下飞去,贴着地面不远处,受到的阻力果然小了很多。
  只不过如此一来,速度变慢了很多,但也相对安全很多。
  足足一日功夫,三人才前行了几百里,这对一群帝尊境来说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一日时间,三人无论是谁都浑身发抖,头发脸上全是冰渣,无论三人如何催动帝元,也抵挡不住那种侵入体内的寒意。
  厉蛟好几次都想离去,可一接触祝烈的眼睛,努力积攒的勇气便一下子崩散开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拼了老命跟上杨开的步伐。
  他有些想不明白,杨开不过是帝尊一层境,为何能坚持这么久,按道理来说,只有帝尊一层境的他早就应该在这里冻死了才对,可偏偏三人之中似乎只有他状态最好,在这一点上,就算是身为龙族的祝烈也无法与之相比。
  又是一日后,领头走在前方的杨开忽然停下了步伐,侧耳聆听起来。
  他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跟在他后面的厉蛟差点撞在他身上,见杨开一副凝重的样子,不禁紧张地问道:“怎么了杨宫主?”
  杨开的目光越过厉蛟,望着祝烈道:“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祝烈微微颔首,他也感觉到了,确实是有什么东西过来了,四周的空气和寒意传递出一种不太正常的波动。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厉蛟脸色发白地询问,冻土了无生机,能有什么东西这里?可见杨开和祝烈皆是煞有其事的样子,他不免感到担忧。
  “应该就是那个东西吧!”杨开抬头朝远方眺望,眯起了眼睛。
  厉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咕咚吞了一口口水。
  只见那天际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东西,仿佛一片遮天大幕,将整个天空都笼罩,正迅速地朝这边推移过来。
  “寒潮!”厉蛟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失声惊呼的同时迅速朝后退去。
  生死一线之间,他终于压制住了对祝烈的恐惧,头也不回地往来路上飞奔,只想离那寒潮越远越好。
  杨开和祝烈紧追在他身后,死亡的恐惧抵消了一切不利因素,厉蛟这一次竟是一马当先,跑的比谁都要快。
  “寒潮是什么?”杨开一边逃一边问。
  “天威!”厉蛟脸色狰狞地回道,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竟跑的这般缓慢,“冻土特有的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