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对剑起誓


小说:逆流之剑  作者:风眠烛照
  龙林不由得眨了眨眼,此地竟然还有人?
  不,不一定是人,也许是鬼,龙林心中如此想到。
  但可惜,黑暗阻碍神识,龙林只能闻音,却看不见声音主人的真面目。
  龙林想了想,头颅略微扬起,迟疑道:“阁下是?”
  沉默了片刻,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答非所问道:“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龙林嘴角微抽,他也没想来啊,是石柱……不,是光箫剑要他来的。
  思虑及此,龙林轻轻抚了抚手上的光箫剑,希望它再给自己一些提示。
  “光阴之宝!”突然,黑暗中的那道冷漠声音,变得激动万分。
  “你……你从何得之!”
  龙林眯了眯眸子,光阴之宝?……哦,小裕那丫头好像说过。
  “你认识我手中的剑?”龙林侧着脑袋问道。
  问完之后,龙林瞳孔微缩,心中打起十二分戒备。
  他看不见声音主人,但声音主人……却似乎能看见他手上的光箫剑?
  这说明……声音主人的实力极有可能在龙林之上,而且之上很多!
  沉默了几个刹那,黑暗中人坦然回道:“不认识。”
  龙林点了点头,随后眯了眯眸子:“阁下,可否驱散黑暗,露出庐山真面目?”
  那人冷笑道:“你若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龙林:“……”
  挑衅我?
  “小家伙,以后记住,不要轻易直视比你强得多的存在。否则,到了冥府,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清楚。”黑暗中人戏谑道。
  龙林轻咳两声:“受教了。”
  ……小家伙,看来他实力的确远在我之上。也或许,他是在故弄玄虚?
  要不,继续上前?
  就在此时,光箫剑上突然传来了一股剧烈的意识:止步!不要上前!
  龙林心神一震,咽了咽唾沫。
  “呵呵,是不是想继续上前?”
  “你若想死,大可以如此。”黑暗之人玩味道。
  龙林沉默片刻,随即微微躬下身子,请教道:“敢问阁下,我该如何离去?”
  ……既然无法向前,那就撤退吧,龙林心想。
  那人却沉默了下来,不再回答。
  龙林皱了皱眉,脚步微抬,又欲向前迈步。
  “止步!”那人略显惊慌道。
  刹那后,又恶狠狠道:“你想死吗!”
  龙林轻轻一笑:“再向前一步,龙某的确会死。”
  “但阁下想来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吧?居然会提醒龙某,呵,就是不知,我若上前,阁下会如何?”
  黑暗之人无言。
  龙林再次躬下身子,姿态放低:“还请阁下告知,离去之法。”
  “你好,我好,大家皆好。”
  黑暗之人沉默了些许,轻笑道:“你不好奇这里是哪儿?”
  龙林眼中划过一丝好奇,却又迅速摇了摇头:“这不是龙林现在能够知晓的。”
  黑暗中人啧了一声:“你倒有自知之明,可孤偏要告诉你。”
  龙林:“……”
  “吾乃……冥府阎王!”黑暗中人傲然道。
  龙林眨了眨眼睛:“哪一王?”
  在世俗龙鲜城时便曾听说,冥府有五帝十王。
  年少之时,只当是个传说。
  但入了修仙界的大门后,尤其是来到中州大陆、加入玉清门后,龙林认为……这可能是真的。
  帝级、王级存在,是该界面的强者。
  黑暗中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弱声回道:“泰山王。”
  龙林眼眸微跳,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同样地弱声问道:“所以这里是……冥府?”
  说完之后,龙林紧张、忐忑、不安地期待着‘泰山王’的回答。
  “不是。”
  “我犯了错,被东帝责罚于此。”黑暗之人落寞说道。
  东帝?东方鬼帝?……冥府的帝级存在,是什么境界?
  “咳咳,请问泰山王前辈,您的修为境界是……”龙林轻咳一声道。
  黑暗之人轻轻一笑:“别问,我说了你也没听过,来自渺小人界的……弱者。”
  龙林:“……”
  有被冒犯到。
  “你想出去?”那人等了一会儿道。
  龙林点了点头,恳请道:“还请前辈相助。”
  “天下有白吃的午餐吗?”黑暗之人半是讥讽,半是提示地说道。
  龙林默然片刻:“阁下想要什么条件。”
  黑暗之人讪讪一笑:“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龙林眉梢微挑:“不会是打我手中剑的主意吧?”
  “哈哈,我的确对你那把剑很感兴趣。”黑暗之人直言道。
  龙林眸子略微一沉。
  “但可惜,我不是剑修。”
  龙林目光微闪,脸色有所缓和。
  “还请阁下,言明情况,作何交易。”
  黑暗之人停顿了一会儿,郑重道:“我助你离开,但我要一个承诺。”
  龙林眼露疑惑:“承诺?”
  “不错,你的承诺。”
  龙林挑了挑眉:“什么承诺?”
  “当你成为渺小人界的至强者时,再来此地一回。”
  龙林眼皮一跳:“帝境修士?”
  “不错,当你成为你所在那个小世界的帝境修士时,再来此处一次。”
  “现在的你,太弱了,对我没有丝毫帮助。”
  “如何,这个承诺不过分吧?”
  “假使你中途夭折了,我可就白忙活了。”
  龙林点了点头:“不错,这个承诺不过分。”
  “行,那你就对着你手中的光阴之宝起誓吧。”
  龙林轻轻一笑:“对天发誓、以元神起誓不行?”
  “不,那些不管用,我要你……对剑起誓。”
  “这是对你的最大束缚,对吧,剑修阁下?”黑暗之人轻笑道。
  世间之人,千万种。有醉心于权势者,有流连于情爱者,有孤独于问道者,亦有一心痴剑者。
  不同的人,其心底的约束,都不皆然。他们心底最渴望,最挚爱的东西,是他们最大的束缚。对心中的挚爱起誓,这样的誓言,才最有约束力。
  活了长久年岁,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他一眼就瞧出了龙林心底的最大束缚。
  龙林想了想,郑重道:“如果阁下真能送我离开,龙林必定……对剑起誓。”
  “龙林?你的名字……呵,小家伙,记住了,以后不要轻易将真名告诉修为境界远比你强的存在哦。”黑暗之人再一次玩笑道,似乎听见了很有趣的东西。
  龙林瞳孔猛缩。
  “放心,我不擅长卜算之术。”
  “况且,我们是做交易的朋友。”
  龙林:“……”
  你怎么说的,我越来越担忧了。
  黑暗之人及时转移话题道:“你现在身处群鬼的包围之中吧。”
  龙林目光微闪,点头道:“不错。”
  “想不想为你的本命之剑,附加一些强大的东西?”
  龙林顿时警惕,绕来绕去,还是打光箫剑的主意?
  黑暗之人继续说道:“比如,克鬼的气息?”
  “孤为泰山王,乃是鬼之王。有了孤的气息加持,嘿,你想一想会如何?”
  龙林想了想画面,赞赏道:“很不错的气息,万鬼臣服,美妙的画面。”
  “那把剑扔过来吧。”黑暗之人欣喜道,引诱道。
  龙林笑了笑:“不过龙林觉得,手中的剑,还是纯粹一点得好。”
  黑暗之人陷入短暂的沉默,随后低骂道:“想给你这个小家伙一点儿好处,结果居然不领情。”
  声音很低,但又保证,龙林能听见。
  龙林心中一笑,表面上不悲不喜道:“多谢前辈好意,但晚辈有自知之明,从不贪婪,现如今晚辈只有一愿:便是离去。”
  “可你出去了,能活下来吗?”黑暗之人轻笑道。
  龙林目光微闪,脸上有一丝阴霾。
  元婴中期境界的恶鬼首领,不好应付啊。即便用那招,也不一定能活。
  “举起你的剑,在此处挥舞片刻。”
  “放心,我不会害你,至少暂时是这样。”
  “毕竟,我与你之间,还有一个约定。”
  “此地,长处黑暗之中,也夹杂着我的部分气息。”
  “你的光阴之宝,可以承载些许。”
  “回到你的世界中,可驱动一次。记住:因为不是我亲自加持,所以你只能施展一次。”
  “如果一击,没有解决掉所有的敌人。你最好选择……自裁。”
  龙林犹豫片刻,便依言挥舞片刻。
  他说的对,也许此举的确不妥,但两害相权取其轻,先保命再说。
  至于光箫剑上会不会被这家伙暗中动手脚,以后再说。
  “不错,是个聪明的小家伙。”黑暗之人赞赏道。
  过了片刻,光箫剑似乎重了一些,上面凝结了些许黑暗,想必这就是‘泰山王’的气息吧。
  见状,龙林抱拳道:“多谢。”
  黑暗之人没有接话,四周无言。
  龙林沉思片刻,对着光箫剑,郑重立誓。
  誓言完毕,黑暗之人轻声道:“很好,我马上送你离开。”
  “希望你是个重诺之人,不要忘记你的誓言。”
  龙林微微点头,身影缓缓消失。
  忽然,龙林嘴角微勾,邪魅道:“前辈,你就不怕我出去后,把石柱给毁了?”
  “哈哈,你要是能毁掉,大可以毁掉。”黑暗之人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狂笑不止。
  龙林轻咳一声,身影彻底消失。
  待龙林离去后,黑暗之人立刻停止了狂笑恢复了冷漠,而黑暗之地中的黑暗,似乎淡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