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都得为程师兄陪葬!


小说:逆流之剑  作者:风眠烛照
  “程师兄!”龙林先是一愣,随即痛吼道,心中后悔不已,深深自责。
  要不是他,要不是他莽撞,要不是他过度自信,脱离大部队,程陈师兄……也不会死!
  龙林苦涩地闭上双眸,若是他死也就罢了,为何连累了程陈师兄。
  大本营内,众人都听见了龙林的痛吼,脸色又是大变。
  火云阵法,被破了?那么大量的恶鬼守卫,会返回将大本营包围?也即是说……他们死定了?
  “桀桀桀。”仿佛是印证他们心中的猜想,大本营外的恶鬼守卫,纷纷诡异地笑了起来。
  齐穆等人咽了咽唾沫,眼露绝望。
  大本营外。
  “小子~别伤心~马上送你去见他。”见龙林一副低沉的样子,高阶恶鬼呲牙一笑。
  闻言,龙林蓦然睁开双眸,寒光绽射,脸上布满冰霜。
  “你们,都得死!”
  “都得为程师兄……陪葬!”龙林缓步上前,一字一顿道。
  “桀~桀~桀”众鬼大笑道,不屑、讥讽。
  龙林讪笑一声,猛然握紧光箫剑,再一次低喝道:“血怒!”
  话音完毕,龙林的气息浑然一变,双眸绯红,这股诡异的血红还在向附近扩散,连带着手上的光箫剑,也有了一丝血色,不再翠绿一片。
  此时此刻,龙林真真正正地领悟了剑技·血怒!
  之前,只有自身的血气;
  而此时,他身上已然……有怒!
  血与怒的交夹,才为血怒!
  “血剑气,开!”
  冷漠的声音突兀响起,高阶恶鬼心神一震,此子……好生诡异,竟让它察觉到了一丝死亡之意。
  “杀了他!”高阶恶鬼眼眸微转,吩咐道。
  顷刻间,众多鬼物蜂拥而来,张狂着,不屑着。
  龙林的眼眸,依旧很冷。
  他缓缓抬手,略带血色的木剑,迅速划过某处。
  高阶恶鬼瞳孔猛地一缩,血色剑气所到之处,寸鬼不存!
  而没有灵智的低阶恶鬼们,本能地察觉到深深的畏惧,竟犹豫不前。
  龙林嘴角轻勾,泛起一抹讥讽。
  它们的下场,他早就说过了。
  都得……死!
  魂飞魄散的那种!
  “杀,给我杀了他!”高阶恶鬼惊恐吼道。
  有所犹豫的低阶恶鬼们,再度红了双眸,没有灵智地拥了上去。
  龙林讥笑一声,手中的剑再度扬起。
  他如同一尊没有感情,不知疲倦,只知杀戮的傀儡一般,不停地挥舞光箫剑,横扫恶鬼。
  不知过了过久,附近的恶鬼越来越少,而年轻剑修的身影,依旧挺拔。
  高阶守卫脸色微变,刹那之间将手中程陈的尸体重重摔下,双手微动,就欲施法。
  却忽然间,一双诡异的血瞳盯了过来。
  “气息压制。”
  龙林轻声念道,血红的眸子微微向下一压,诡异而又尊贵的气息顷刻间降临,高阶鬼物心生大骇,就欲强行挣脱这种压制。
  不料,眼前那位年轻的剑修,嘴角轻勾,讥讽一笑。
  “君临。”
  须臾间,高阶恶鬼眼露惊骇,心神激荡……面前的年轻剑修,是它眼眸中的最后一幅画面。
  含着不解、匪夷、颤栗的神情,高阶恶鬼魂飞魄散,世间再无半点痕迹。
  见此一幕,龙林收了剑,朝着四周,冷漠地扫了一圈,低阶恶鬼们胆颤不已,连连后退数步。
  没有灵智的它们,此时也仿佛颇有灵性。
  龙林嘲讽一笑,畏死是生物的本能。
  忽然,龙林的视线一转,看见了地面上的某具尸体,他的喉咙不由自主地滚动,眼中的深红悄然褪去,转为朦胧。
  龙林半眯着眼睛,一步一步地缓缓走上去,不长的距离却花费了他不少的时光。
  忐忑、自责的情绪在他心间徘徊。
  终于,龙林蹲下身子,将头颅轻轻靠在程陈身上。
  “程师兄,对不起,对不起,师弟错了”龙林轻声道,心底渴望着,地上的男子能回应他一声。
  但额头上的触感,却是一片冰凉。
  程陈,已经死了。
  他的魂魄,也许进入了轮回之地,即将步入冥府轮回。又或许,被恶鬼王的仪式拘留,不久后便会化作一尊没有记忆、没有感情的恶鬼。
  “恶鬼王。”龙林咬紧牙关,从牙缝中蹦出这三个字,心中却又颇多无奈。
  只能但愿程陈师兄,没有被邪恶仪式拘留;否则……他也无能为力。
  恶鬼王,是化神初期的存在,可他……区区结丹后期小辈,而且寿元不多。
  龙林摇了摇头,心中对凝婴的渴望,愈加强烈。
  终有一天,他要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以及守护身边的人!
  附近的恶鬼,没有灵智,只能呆呆地望着这一幕。
  但它们本能地畏惧这个剑修。
  因为它们的大人之一,刚才被剑修一剑而杀。
  畏惧,已经深入它们的魂魄深处。但没有大人的命令,它们又不敢逃窜,只好忐忑地杵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龙林抹去眼睛的泪水,扯下程陈腰间的储物袋,收至星月戒中,淡然起身,表情恢复冷漠。
  没有灵智的恶鬼守卫,顷刻间如临大敌。
  “我说过……你们都得死。”
  龙林的话音刚落下,光箫剑又一次扬起,血剑气不停地释放。
  如砍瓜切菜般,杀进杀出。
  低阶恶鬼们,终于溃败,不再等待大人的命令,四散而逃。
  龙林正欲追击,一个不留时,耳中忽然传来一道惊慌的求救声。
  “哪位道友,救命啊!”
  龙林皱眉想了想,是魔殿的云庚。
  没有丝毫犹豫,龙林当即舍弃低阶恶鬼,朝着声音源头处杀去。
  即使所有恶鬼伏诛,又岂能与同伴的性命,相提并论?
  见年轻剑修不再追杀,逃散的恶鬼,如释重负,随后本能地惊慌而从容地逃离大本营。
  至于大本营内的首领大人,它们已经全然忘记。
  “有没有道友在啊,救命啊!”云庚的求救声再一次响彻而来。
  龙林心神一紧,连忙大声回应:“云庚道友,坚持住。”
  云庚听闻声音,大喜道:“龙林道友!你们刺杀成功了?!”
  龙林迅速逼近,但沉默不答。
  “唉,不知怎的,火云阵居然被破了。龙林道友,快一点儿啊!”云庚催促道,似乎情况很是危急。
  龙林脚步微动,眸子里的杀意再一次涌动。
  火云阵被破,是因为主阵之人·程陈师兄殒落!
  “我这儿有两尊元婴初期恶鬼,我快扛不住了!龙林道友,快来救命啊!”云庚又大吼道。
  “马上就到。”
  龙林回过神来,不再恍惚,急速前进。
  几个弹指后,云庚看见了龙林的身影,脸色不由一喜。
  龙林却眼皮猛跳,大喊道:“不要松懈防御!”
  然,终究晚了一步。
  藏在暗处的第三只恶鬼,悄然间诡异登场,防御松懈下的云庚,被猛地打飞,重重摔倒在地。
  龙林眉头一锁,捏了捏左拳,右手握剑的力度再一次增加。
  “该死!”
  地上的云庚,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而后幽幽爬了起来,脸上血肉模糊。
  “咳咳~~龙林道友,是我大意了。还好我是魔修,皮糙肉厚,还死不了。”云庚庆幸了,也深有后悔。
  他大意了,没有闪!
  龙林心中舒了口气,没死,没死就好。
  附近,共有三只恶鬼,均为元婴初期境界。
  龙林似乎想也没想,就淡然说道:“你拖住一个,另外两个交给我。”
  不等云庚回复,龙林便轻步走出,神识锁定两尊高阶恶鬼。
  “桀~桀~桀~”
  元婴初期的恶鬼,拥有部分灵智,能够听懂龙林的放肆之言。
  随后三只恶鬼,纷纷大笑不已,仿佛在嘲讽龙林的自不量力。
  云庚也心中一咯噔,忐忑道:“龙林道友,你行吗?”
  龙林头也没回,脚步也没有停留,只是轻哼一声:“一群灵智低下的蠢货而已,何足道哉!”
  恶鬼道中,练气期和筑基期低阶恶鬼,没有灵智;结丹期中阶恶鬼,也无灵智;结丹后期及元婴期高阶恶鬼,逐渐拥有灵智,但也十分有限。
  据说只有那十尊将级存在,才灵智大全。也正因其灵智大全,才得以成为鬼将。
  云庚目光微亮,脑袋重重点下:“既然如此,我就舍命拖住一只。”
  三只恶鬼,眼露凶光和愤怒。居然敢小瞧它们,找死!
  ……
  一炷香后。
  云庚张大嘴唇,不可思议地望着龙林,这家伙……不愧是大比第二,猛地很!
  附近,除了他和龙林之外,再无其他。
  显然,三只元婴初期的恶鬼,已经‘寿终正寝’。
  龙林暗自摇了摇头,他之所以能胜,有两点。
  其一,鬼物们蠢,一身实力,只能施展出六七成而已。
  其二,光箫剑强。对付鬼物,他可以发挥出十五成实力。
  此消彼长,不胜都难。
  “走吧,去援助紫宏真人他们。”龙林迅速回过神来,淡淡说道,转身离去。
  云庚点了点头,先前他问过刺杀是否成功,但龙林不答,答案他便已经知晓。
  “李通道友他……已经殒落了。”身后的云庚,想了想,终是说道。
  龙林脚步微顿,点了点头,在意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