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兵将复起,长安境况


小说:汉中崛起  作者:一条求活的鱼
  汉中崛起第一百八十五章兵将复起,长安境况在定好大方向之后,次日正午时分,曹操领着麾下文武重臣并数百铁骑护送,出了樊城…一路往许都方向行去。
  关中十数万凉州大军要解决,不过…在那之前,曹操首先要做的就是返回许都,尽快稳定兵败之后带来的波澜。
  四方皆可反…但许都不能乱。
  至少在现在而言,刘协依旧是他曹操讨平天下最有利的旗帜。
  ……
  长安城,满目尽苍夷。
  在纵兵劫掠、厮杀了两三日后,长安城的局势慢慢平复了下来。
  面对韩遂、马腾二人的诏令,这些凉州出身的将士虽多有不满者,可在韩遂、马腾两部以铁血手段斩杀了数百违背军令的军士之后,西凉联军之风为之一变。
  没有人...愿意成为一具长安城门上吊死的尸体。
  当然...这一切并非韩遂、马腾心有悔悟,而是...潼关那里传来了消息。
  曹军十数万大军集结在潼关附近,正在征调粮草,准备随时入关。
  韩遂和马腾清楚,这十数万联军看似气势凶猛,可...因为粮草的限制,后劲乏力。
  若是让这十数万曹军入关,势必陷入无休止的对耗之中,曹氏耗的起,可...凉州不行。
  一旦冬雪漫天而下,他们对这场战争的主导权,也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丢失。
  城南。
  这两三日来,张永在城南外围收留了不少长安百姓,当然...这其中,多以老弱妇孺居多。
  城内的青壮有大半...战死在西、北两门,侥幸活下来的...不是丧生在凉州大军的屠刀下,便是跟着大部冲出了东门,似郝昭这种...少之又少。
  “世子...再继续收拢百姓的话,我们所带的军粮只怕不出十日...就要告罄了,到时候我们只怕都要去喝这西北风去了。”
  城南一座破败的宅院内,马谡高皱着眉头走了进来,看着正在与孟邱对练的张永,悠然长叹一声,在旁边的一个石墩上坐了下去。
  要说,他们这次前来带的粮草还算充足,可是...耐不住这麾下的队伍像滚雪球一般的在壮大啊。
  先是在城外收拢了钟进等近万曹氏援军,张永又在进城之后收留了八千左右的妇孺,单凭人数来说...已是初来长安之时的一倍之多。
  “幼常,何故如此愁眉苦脸!我不是已经让人返回蓝田筹集粮草了吗?”
  听到马谡的抱怨声,张永不由收起了手中长剑,轻笑一声朝着自己的这位行军参谋兼主簿走了过来。
  “蓝田是有钱,这一点我不否认,可在这关中...钱并不等同于粮草。有钱,在很多时候未必能买来所需要的东西。”
  “世子!听我一句劝,我军现在背起的负担已经足够大了...这些长安城的百姓,莫要再继续收留了。否则...一旦粮草不足的消息传出,军心必定震动。”
  在张永在长安城南收留百姓的时候,有关张永的仁义之名不知何时从城南传了出去,以至于那些笼罩凉州统治阴影下的百姓...想法设法的再朝城南汇聚,只为求的一条活路。
  仁义之名是好,可是...仁义这种事,在马谡看来也是要分时候的。
  如今韩遂也好,马腾也好,都是汉中张氏名义上的同盟,在长安陷入满城杀戮的时候传出仁义的贤名,这不是再踩韩遂、马腾的脸吗?
  还好这两个老狐狸都是心机深沉之辈,清楚大事未靖,这个时候不适合反过手来收拾张永,不然...马谡觉得在这长安城内,他们绝待不过三日...就算有马超罩着,结果依旧不会有什么改变。
  当然,这句话...马谡不适合直接告诉张永,只能旁敲侧击进行提醒。
  否则...这件事日后绝对会成为张永内心的一个梗。
  一边是自己心中的道义,另外一面...则是与马超、马腾凉州马氏的情义。
  “粮草还不是没告罄吗?这些百姓...终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
  “幼常应当知道,凉州大军几乎将城中的粮草收刮干净,一旦失去了我们的庇护...在这隆冬之际,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样的下场?”
  迎着张永平静的目光,马谡顿时沉默了下来。
  等待这些百姓的会是什么?
  要么为西凉大军所杀!
  要么...逃出长安,饿死、冻死在前往潼关的路上。
  唯此而已!
  “幼常!你那点小心思我还是能够猜得到的!你啊...有什么事情纵使嘴上不说,也会表露在脸上。”
  见到马谡没有反驳,张永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身为谋士,你可以运筹帷幄、纵横阖下...但张永觉得,总要守得住自己心中的底线。
  好在...马谡心中还有那道名为道义的底线。
  “你不过是怕我在长安城闹出如此动静,不知进退...热闹了韩遂和马伯父可对?”
  “瞒不过世子!这确实是我...最为担忧的。”
  见到张永一语戳破,马谡不由苦笑一声。
  以张永这种敏锐的察觉感,不去转职当个谋士...实在是过于可惜了。
  “幼常!你想得太多了!”
  “出兵北上,协助凉州大军围攻长安,单凭这点...我们也算完成了对许都那位的承诺。”
  “所以...这长安城,若是能容得下我,我还能待着!若是容不下我...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只不过,在我走前,我会将一切能带走的...包括哪些凉州人、羌人眼中白费粮草的妇孺...”
  “至于你所担忧的另一点,你却小瞧了...马伯父、孟起大兄,韩遂我不清楚,但凉州马氏的儿郎,岂有心思狭隘之辈?”
  “罢了...反正我也说不过你!就算说的过你...谁让你是世子,是拍板的那个!”
  知道自己劝不住张永,马谡也只得暂且放下自己心中的想法。
  无奈的...向张永聚了白旗。
  “世子...”
  就在张永、马谡调转话题之时,魏延又突然走了进来。
  “文长来了!可是外面发生了何事?”
  几经磨炼之后,魏延身上俨然有了几分大将之风,处事也越发得心应手了起来。
  加上周边驻扎的凉州精锐均死骁勇悍战之辈,自幼崇尚武力。
  所以在横向对比之下,只得再次委屈了杨任,让魏延统管长安城南外围区域。
  “世子!是马腾将军派人来了,让世子前往城东校场议事。”
  “哦!是马伯父派人来了。可从曾来人的嘴中套出什么话来?”
  联军议事,张永不是没参与过...但也仅限于刚来的那一次。
  除了那一次参与议事之外,马腾也好,韩遂也好都没再邀请过他前去。
  过后张永还想了好一阵子,之后在马谡的提点下方才有所顿悟,面子...点到即可。
  “这个...请恕末将无能,未能从那人口中套出有用的消息。”
  摸了摸脑袋上的头盔,魏延抱拳回禀道...只不过在低头的刹那,魏延的目光在那一瞬间落在了不远处的孟邱身上。
  说来...前来报信的那名亲卫,论性格...应该和孟邱属于同一类型。
  “既然没套出话来,那就算了!”
  “这样,你们两个看好这里,我和孟兄前去看看...”
  在叮嘱了一番后,张永拉着孟邱转身出了宅院,骑上身旁亲卫递来的马鞭,翻身上了战马,也没带多少人...领着三五亲卫,在马腾亲卫的带领下往城东赶去。
  这几日来,张永也渐渐成为了长安城内的名人,只要韩遂、马腾不发话,到也鲜有人敢上来找事。
  没耗费太多的时间,在验明了身份之后,把守的凉州甲士便将张永、孟邱迎进了校场中央...一座刚扎好的营帐之中。
  “张永...见过韩伯父,马伯父...”
  进入营帐,韩、马两军的高级将领基本上都到齐了,不过...让张永惊奇的是,马超和阎行竟然不在,压着心中的疑惑...也算给足了面子,挨着挨...将认识的将领从头至尾叫了个七七八八。
  “既然贤侄来了!那就开始吧!”
  望着张永,韩遂、马腾二人先后点了点头,算是示意。
  “今天召集诸位前来呢...是要和诸位商量一下我联军,下一步的方向。”
  “诸位也清楚,在我们那下长安的这两三日,周边城池闻风而降,如今这偌大的关中,已成了我联军的囊中之物。”
  “可...拿下了长安,夺得了关中,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止步于此。”
  开口说话的自然数韩遂,毕竟...相比口若悬河的韩遂,马腾在言语上还欠了点火候。
  “主公,有什么事情您和马将军商定了就是,只需给我等一个号令就是!别的不敢说,但若要和曹军死磕,我杨秋第一个站出来。”
  “咳...坐下!”
  看着杨秋不分场合...力挺的孤影,韩遂面上多少有单挂不住。
  毕竟重点还没说...这般火急火燎的跳出来,不知道的绝对会误认为杨秋是他事先安排好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