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两个骗子终见面


小说:末日拼图游戏  作者:更从心
  末日拼图游戏正文卷第一章:两个骗子终见面入秋。
  高塔里四季温度其实差不太多,至少不会如塔前时代一样,冬夏差距过于明显。
  不过为了迎合贵族们四季各种服饰的装扮,每个层级的天花板,还是会适当模拟天气。
  秋意凉,贵族们穿起了符合这个时代审美风格的衣服,底层的旷工们倒是没有感觉。
  塔外的天气很极端,他们随身携带的行囊里,并没有花里胡哨的衣服,只有很厚实的御寒装备。
  捡漏港口依旧热闹,每天都有一大批说是寄灵的货物运送进来。
  人们挑挑拣拣,想要捡漏改变生活的希望依旧强烈。
  白雾此时在刘橙子的橙子宝贝铺里。
  自打五九将刘橙子安排进了调查军团,刘橙子做生意的次数明显少了。
  “诶,我找男朋友的频率变得越来越低,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要上岸了?”
  橙子宝贝铺内,刘橙子一边捣鼓着相机,一边跟白雾说话。
  “这都怪小哥哥和队长,哦不,团长,拔高了我对大众男人的认知。”
  白雾倒也不反驳,
  这就像是他前世里有一部分女孩子,因为目光始终聚焦在营销号上和偶像剧上,认为男人的收入就该一个月六位数存款几百几千万,否则不能叫男人只能叫雄性生物一样。
  当然,小绿茶这种属于良性变化,可以让她少祸害几个男人。
  “找到了。我那天拍到之后,小心翼翼的藏起来的……我真怕这张照片被发现,连同相机一起没了。”
  “那你还藏在店铺里?”
  “这就叫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句话对于习惯地毯式搜查的高层来说,并不起作用,你下次要是想藏个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帮你藏。”
  白雾接过了刘橙子手里的照片。
  看到照片的瞬间……他愣住了。
  “怎么样,我的闺蜜好看吧?她们可比我好看多了。虽然我也很好看,但是我闺蜜啊……可是能压小玖和阮姐姐一头的。”
  这张照片,正是刘橙子这些天来,一直利用寄灵相机,在各个时间段里,从当年姐妹失踪发现相机的位置,不断拍摄得到的。
  一周只有三次机会,但刘橙子运气很好,还是猜对了时间,拍到了两个女孩子被抓走的这一幕。
  尽管相片里的两个女孩子,都只露出了侧脸,且神情是在挣扎……
  但白雾看到其中一个人的时候,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出了一段眼睛的备注——
  【她曾是高塔里最美的女人之一,不少人都觊觎她的美丽,她仿佛天生就能引起男人征服她的欲望。但最后,某个癫狂的管理者,因为害怕她的美貌无法保留,打算将其做成标本,一个永不腐烂的——寄灵标本。最后你猜猜怎么样?管理者的梦想实现了,她——获得了永生。】
  眼角的那颗美人痣,让白雾不得不感叹,世界太小了。
  一个多月前营救矿工的任务让白雾见到了美人痣恶堕,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有一种感觉——美人痣似乎是才成为恶堕不久。
  她的能力和红殷很相似,只不过红殷是夺取他人的意识,而她是被他人砍杀,由此无限分裂,分裂出来的身体拥有和本体一样的力量。
  最后这些分裂体又会汇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新的更强大的本体。
  传说级畸变词条·无限增殖,一个和轮回一个等级的恐怖词条。
  在白雾看来,镜恶堕,恶魔恶堕,美人痣,红殷,旅行者,这几个最顶级恶堕里,实力最强的便是红殷。
  但如果再过一阵子……说不定红殷就会被能够以夸张形式分裂聚合的美人痣超越。
  偏偏是这么一个恶堕,竟然是刘橙子的朋友。
  这个瞬间,白雾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跟刘橙子讲。
  她曾经最好的朋友,被人弄到塔外,经历了凌辱和绝望后,甚至连作为人类活着的资格都没有,那股劫走她的势力,竟试图将她做成标本……
  如何将一个活人做成标本?
  恐怕刘橙子挚友所经历的酷刑,会比父亲当年对自己做的还要残忍。
  得是承受多大的痛苦,才会拥有“无限增殖”这样的词条?
  人类变为恶堕,其形态与能力多少会受内心影响,刘橙子的这为挚友,那个时候心境必然无比绝望与怨恨。
  “小哥哥……你怎么了啊,你的表情看着好奇怪啊。”
  刘橙子心说白雾应该是不可能认识自己朋友的,但白雾现在的样子,有些凝重,她很少见到白雾这个表情。
  “没事吧小哥哥?你见过她们吗?”
  白雾最终摇了摇头,说道:
  “她叫什么名字。”
  刘橙子没有注意到白雾说的是她,不是她们:
  “有点微胖的那个叫曲栗,不过她叫我橙子,我叫她栗子,最好看的那个叫沈殊月,她太好看了,我们都叫她小月亮。”
  其实刘橙子已经接受了故友死去的可能性,她再提起曾经的好友,眉眼里都有着笑意。
  仿佛还能回忆起三个姑娘家在底层创业的时光,那个时候刘橙子也不靠男人的。
  她也有过很纯情的时候,想着将来有一天,自己会嫁给一个勤奋踏实的人,在底层过着不算大富大贵,但至少衣食无忧的日子。
  直到后来,曲栗和沈殊月失踪被掳走,以及许许多多的少女失踪,她渐渐才明白,底层的女人对于高层来说,只是一件货物。
  也不只是女人,生活在这个时代,这些每天不断循环四小时挖矿十小时休息的人们,其实都是货物。
  后来的变化,倒并非受了多大的刺激,开始放浪形骸。有那么一部分是她发现有些男人真的很好骗,再有一部分是——她想要查到好友失踪的原因。
  想要知道好友的下落,这对于她一个女人而言,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当年的执念放下了一部分,因为新的生活还要继续。
  但追寻真相这件事,她不打算放弃。
  “我没有见过她们,但如果见到了,我会告诉你的。不过你也得有个准备,她们多半已经死了。再也无法回到高塔。只是这件事的真相,我会帮你查清楚的。”
  “嗯……”刘橙子点点头。
  白雾将照片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总觉得……这是一个能够用到的道具。假如有一天……再次面对有着美人痣的沈殊月。
  随后刘橙子与白雾交谈起一些往事,白雾很心细,表现得像一个暖男,在安慰某个心灵受伤追忆故友的女人。
  但实际上,他想的是尽可能得知沈殊月的过去,这或许对以后有帮助。
  当然,顺道安慰安慰刘橙子。
  只是不久后手机响起,让白雾不得不停止打听三个妙龄少女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的故事。
  “怎么了?”
  白雾一看,来电的是审讯组组长田旬。
  “得来一下,镇御军那边丢了个贵族失踪案。”
  “这种案子不是由镇御军负责吗?”
  “这不是案子玄乎,他们破不了嘛。”田旬倒还挺得意。
  以前白雾他得藏着,现在白雾的身份比过去更干净,就算是管理者统治者要查,那底子也绝对没有问题。
  因为军团长秦纵,副军团长谷青玉都很赏识他,两个人将白雾的履历做得天衣无缝。
  如今白雾已经不需要藏着掖着自己的本事,虽然他本就很少藏过。
  “行,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白雾挂断了电话。
  刘橙子很识趣的说道:
  “正好下午我得去跟小玖聊天,马上要关店了,小哥哥你去忙吧。”
  “好。”
  白雾干练的离开了橙子宝贝铺。
  当队长自然比当队员要累,要写调查报告,要组织队员出塔,要兼顾发展和寻找新人,要管理各个组。
  不过……白雾的闲散时间还是很多。
  对比五九,他并没有偷懒,他只是更高效。很多事情白雾基本当天下班前就能完成。
  以至于大多数吃瓜路人看来,这位新队长似乎不怎么勤快,才当任队长三天,就天天很早离开。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第七队的事务,白雾一件没有落下。
  如果不是今日田旬打来电话,带来了一个突发案件,白雾甚至打算下午带上林无柔等人出塔的。
  ……
  ……
  高塔第二层,调查军团分部第七队队长办公室。
  田旬在一边喝着茶,等着白雾发表看法。白雾看着田旬送来的卷宗,说道:
  “这件案子的负责人是镇御军三队的警备部部长江玄。是明澈的部下,明澈用人的水平还算不错,这案子时间也不算久,为何忽然就放弃了?”
  贵族的学生和老师失踪,案子规模其实不如宴玖失踪。关键时间很短,在白雾看来,明澈手下的人,不该这么快就将案子断定为无法处理,然后找调查军团帮忙。
  田旬恰好是知道这件事的:
  “这里头确实有些很费解的地方,他们镇御军之所以请咱们帮忙,还得亏是这个江玄。”
  “这个人怎么了?”
  “他……提出来到咱们七队学习三个月。所以为此连警备部部长的活儿也不做了。然后吧……你也知道,咱们审讯组现在可不比当年,现在经费高了,待遇上去了,可不就是一个堪比镇御军的编制么?能破案谁愿意出塔不是?”
  白雾也感觉到不对劲,明澈对部下是不错的,江玄身为警备部部长,跑来调查军团审讯组学习,这就像是米其林大厨跑去路边摊学习一样。
  只是看着田旬神色,似乎还有更古怪的事情,果然,田旬继续说道:
  “但怪就怪在这里,明澈这人对部下还是不错的,江玄要来学习,他也亲自拉下脸,联系到了我这个审讯组组长,希望能够安排一个名额,我哪管他啊,直接给拒了。结果你猜怎么着?这江玄非要来咱们调查军团,哪怕不是审讯组,是先锋组学习都行。”
  白雾眯起眼睛。
  他的直觉又开始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说道:
  “一个做了许多年的老探长,忽然申请想来跟底层的一群塔外混迹的粗人学习?这倒是有意思了,江玄人呢?”
  “路上了,可能再过会儿就到了。队长,你打算怎么应对?”
  “我跟明澈有些交情,他如果真来了,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给他安排个审讯组的位置吧。”
  上司发话了,田旬自然得照办,他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白雾也看着卷宗。
  案子发生的时间,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这个案子发生的时间,正是矮嫂被人绑架,两军演武的时间,不过也有可能是巧合。”
  卷宗里有不少照片,案发现场的,看照片普雷尔之眼没有给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白雾也只是从照片并不清晰的画作里看出了一些门道。
  有一本书叫《艺术家与疯子》,讲述着某些有着反人类反社会行为,却又具备某种艺术天分或者过人智商之人的心理行为分析。
  白雾前世看过一部分。
  越是变态的人,画作的风格约会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白雾虽然不认识这位消失的老师,但却感觉到,这个老师纵然不是凶手,也绝对不单纯是个受害者。
  这只是他的直觉,他相信直觉,但不代表百分百正确。
  正好,在白雾与田旬讨论了一阵案情后,江玄到了。
  作为第一犯罪现场观察了几天的人,又是明澈原本的得力助手,白雾打算去见见江玄。
  在通报信息的调查员说明了情况后,白雾将桌子上的卷宗合拢,对着田旬说道:
  “这个忽然想要从塔内编制转到塔外编制的人出现了,我们去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田旬也挺感兴趣,他也想知道这位本该跟自己平级的人,为何要来调查军团当个学生。
  走在路上的时候,白雾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审讯室的犯人怎么样了?”
  “那个女的?放心,队长他……哦不,谷团他有叮嘱我们,而且鬼推磨的人也在帮着我们看守。她跑不了,不过她一醒就被注射麻醉剂,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寻常的手段对她没用,这个女人的伴生之力不在许多队长之下,你们还得考虑抗压性,记录下她每次醒来的时间。”
  听着白雾的话,田旬感觉到了这个女人肯定很重要,他没有马虎,认认真真记下了。
  很快,二人就来到了调查军团分部第七队的接待处。
  江玄正在一脸悠然的翻阅着接地处的报纸,都是一些旧报纸,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他抬起了头。
  这一刻白雾的目光,与江玄的目光正面对上。
  白雾的内心,也在备注弹出来的一瞬间,起了巨大的波折。
  /book_15878/朝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