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谢英杰的纵横术


小说:末日拼图游戏  作者:更从心
  凌晨四点。
  无数黑影再次如同蟑螂一样从镜子里涌出来。
  这些黑影见到江依米的时候,虽然看不见它们的神情,但看着一大群虚影重重叠叠的停在江依米面前,显然他们很意外。
  更意外的是,白雾打开了门。
  门外没有巡逻的保安,没有恐怖的提灯人,凌晨时分外面一片漆黑,但开门的动作对于这些人而言,则意味着某种未来即将到来。
  虚影的速度显得很快,很快他们便来到了门口,随着一个虚影探了出去,其他虚影也很快的跑了出去。
  一时间这些原本聚集在宿舍的“蟑螂”们,全部走向了走廊,看着远处的漆黑。
  不多时,黑影们又纷纷回到了宿舍。
  江依米跟这些七百年前被她救下来的灵魂们,相顾无言。只是看着这些黑影不少在跟她挥手,她多少有些难过。
  这两天的经历,恍然如梦,她提着那盏灯,像是成了新的提灯人一样,将一个个黑影目送回镜中的世界。
  因为白雾之前的一番话,江依米知道现在还不到时候将这些人全部放出来。
  它们还得继续待在镜子里,直到有一天,白雾将整个区域净化,解决了这个区域的生存资源问题。
  而一个完全净化的区域一旦真的出现,许多因果的齿轮便开始转动。
  白雾也不知道高塔会否真的做出什么应对。
  他最终只能按原定计划的,做一个妥协。
  也就是留下十二位老师们的“考场”,这是一个强制性困住对手的地方。
  至于其他地方,则净化掉大部分无法生存的物理规则。
  他在某些事情上很莽,因为有底气,但同样也会因为直觉而变得很谨慎。
  百川中学的惨剧,校长并不是最邪恶的幕后者。这个区域不能以净土的形式存在。
  真正的邪恶之人是医生。
  百川市毁灭的七日过程,到底发生了什么,也都还是有待探查的。
  好在江依米也能够理解。
  接下来的工作对于白雾来说就变得非常简单了,他做事很效率,没有任何耽误带着江依米开始前往学校各地。
  只要拿到碎片,就像是这片区域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所有奇奇怪怪的规则,奇奇怪怪的校园怪谈的根源,仿佛在瞬间全部知晓。
  集齐四块碎片后,白雾颇有一种区域支配者的感觉。
  食堂里各种诡异物体在某种规则的作用下,似乎但凡放在了某个位置,就一定会变成食物。
  食堂里的学生不多,但个顶个的惨。
  求而不得这件事,本身和欲望有关系,部分对食堂的食物怨念极大地学生,被永久的留在食堂,吃更难吃的……甚至算不上食物的食物。
  如今它们终于解放了。如果这是rpg游戏,白雾丝毫不怀疑,食堂里的恶堕们,对自己的好感度都要爆表了。
  所有人都在关注东区的暴力,进区的诅咒女,教学楼里无休止的考试。
  却根本没有人体会到,在食堂的恶堕才是最惨的,吃着比营养餐还要黑暗的食物,一吃就是七百年,宿舍的怪谈算什么?考试算什么?有本事来食堂填胃啊!
  看着那些恶堕歇斯底里的从食堂里跑出来疯狂呕吐……白雾回忆起林无柔解剖以利亚的过程。
  恶堕的胃似乎很特殊,吃掉的东西会流经身体各处,化为力量的一部分……
  这么一想,它们实在是太惨了。
  “说起来,和镜子里的人一样,他们不会变回人类吧……”江依米看着这群恶堕说道。
  “恶堕不会饿死,但人类会,这个地方有你一个人就行了,它们……还得以恶堕身份继续活一阵子。不过……应该不会太久,至少跟七百年比起来,时间会很短暂。”
  江依米点点头,白雾这么说了,她也相信这个学校“人声鼎沸”的一天,不会太远。
  消除了食堂的诡异规则后,白雾又去了足球场和体育馆。
  走近了看,才发现足球场的两队人马,都是没有头的。而篮球场的箩筐里,装着的正是他们的头。
  这里头或许有着某些惊悚又有趣的故事,但对于这些分首大师的过往,白雾没有兴趣了解了。
  他将一语成谶的规则以及体育馆和足球场的诅咒取消后,分首大师们便开始玩起末日拼头游戏,一个个的都开始寻找自己真正的头颅。
  修复了中心区域后,白雾又前往了东区。
  回荡在东区老楼里的某种声音,在末日碎片的作用下彻底消散了。
  这些暴戾分子们,终于不用再每天都处在暴怒当中。这就像是忽然有人喊了一声什么,然后所有人如梦初醒,被当头棒喝般,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恶堕也会难过和悲痛,它们是比起人类,更加追求自身欲望的存在。
  此时此刻,所有恶堕都怔在原地,这个区域有着让恶堕死而复生的诡异规则,其目的在于让恶堕们永生永世的战斗下去。
  不过白雾却觉得,这个规则倒是另有用途。
  “假设恶堕们死了,只要在尸体消散前运送到这里,不就等于……一座英雄祭坛?”
  出于这个考虑,白雾保留了东校区教学楼里的规则。
  至此,整个百川中学算是净化完毕,但恶堕们依旧还是还是恶堕,部分区域还有着几个诡异的规则。
  距离完全净化,还有最后几个步骤。
  但这几个步骤,白雾也不知道得等到何时才能实现。
  六点。
  天光呈现出一种暗蓝色,百川中学校门外的街道,死寂破败,毫无生机。
  但谁也不知道这里头到底潜伏了多少恶堕。
  “大叔,你下次什么时候来看我?”
  江依米已经预感到了离别。
  白雾认真的思索一番后,说道:
  “像这所学校一样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我的目的就在于将这些地方尽可能的变成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以后会很忙,但我固定一阵子,抽出时间来看你。”
  白雾拿出末日碎片中的飞鸟碎片和花碎片,以及鱼碎片。
  “这三个碎片,分别有着启动区域界限,获得其余恶堕敬畏,以及净化恶堕的能力,我将它们给到你。你要保管好它们,这是我们共同努力净化的区域,我和你,都算是守护者。”江依米点点头。
  白雾将三块碎片给到江依米,也有自己的顾虑。
  如果这个区域有了外敌,凭借着三块碎片,至少敌人是恶堕的话,江依米能处于不败之地。
  叮嘱完一切之后,白雾启动了返回轮盘。
  【当前区域探索度,百分之九十七。该区域末日拼图碎片全部获得。我的评价: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不过带哲学家阿眼必须告诉你一个事实,万事并非只有开头才难,中间难,后面难,结尾也难。】
  万事何止开头难。
  谜语眼这次倒是把话说的很明白,人类在塔外的探索,其实就和镜子里的灵魂们一样。
  它们如同蟑螂一般苟活着。
  即便有着建造避难所的能力,白雾也不敢去制造,因为未知的力量太过于恐怖。
  江依米与白雾道别:
  “真想和大叔一起去高塔,想认识更多的人,你一定要来看我啊。”
  “会的,下次来,说不定就会带来高塔里的其他人。”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
  高塔,第五层。
  在黑塔会议散去之后,谢家的统治者回到了自己的住宅。
  与其他几家不同,谢家的庄园并不是黑塔或者园林的设计。
  按照谢家老祖宗的意思,谢家的庄园被设计成了一栋塔前时代的科技大楼。
  而谢家的老祖宗,也就是真正的统治者,谢英杰,便在这栋楼的二十层。
  与别家不同,别家的老祖宗们,都如同怪物一样藏匿着,只是留下了一个庄园传说。
  其余七家都是如此,他们的子嗣都知道一件事,自家庄园里有着一个很可怕的,比家主更可怕的存在。但除了家主,谁也没有见过。
  谢英杰不同。
  他没有藏于幕后,也并不在意被子孙后代拜访,而是以一个启蒙者的身份,一直在二十层里负责指导自己的子孙后代。
  从第七代起,子孙们便不知道这位老祖宗了。毕竟老祖宗看着很年轻,和他们的认知完全不同。
  他们只是知道,谢家大楼的二十层里,住着一个学识渊博,地位超然的人。
  但大多数人并没有将其联想到谢家的真正家主,只是觉得谢家是搞科研的,他能够获得超然地位,是因为他的学识。
  至于他究竟是谁,为何有着如此渊博的学识?又为何能够在二十层里居住?这一切对于谢家人来说都是只有家主知道的秘密。
  会议结束后不久,谢英杰回到了二十层。
  这是曾经许多科学家们一起住过的层级,只是如今这里只有他一个。
  回忆着会议里的大清洗计划,谢英杰内心是想要拒绝的。
  九十年前的惨剧,直接将人类对塔外的探索进度拉回到了最初阶段。
  大量顶级战力在塔外死亡,使得未来几年,高塔的调查报告,几乎没有蓝色区域的。
  直到十数年后,才渐渐又有了一批高手。人类对塔外的探索,才再次有了一些进程。
  但现在,因为触及到了“生意”,其余的统治者决定开始清洗,清洗一旦完成,则意味着高塔的战力将再次大幅度退后。
  九十年前,谢英杰因为一场“生意”,在某个关键装置的研究上耗费了太多了精力。
  以至于那场清洗会议,他事后来不及做处理。导致了高塔的战力丢失。
  整整百多年的调试,研究,乃至“生意”,让谢英杰的作品,已经到了调试阶段。
  很快就可以投入使用,所以再一次面对清洗计划,谢英杰决定试图改变一下。
  高塔如果真的有人可以前往红色区域,可以阻碍塔外势力与统治者的交易,这意味着人类文明迈入了新的里程碑,他断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将其清洗。
  于是谢英杰略一思索,拨通了第一通电话。
  王家的那位女统治者。
  电话很快被接听。
  “看到谢字的时候,我还在想是不是看错了,真是稀奇,你这个武器研究狂,竟然会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王家的统治者,单名一个珏字。在八位统治者里,她虽然是女流,却在统治者中话语权极高。
  当年的七十二进八的生存战,她的手段让一众男人胆寒。
  “是因为会议的事情?”
  “是的。”
  “如果你在会议上有不同看法,为何不选择当时说出来?”
  “并非是不同看法,只是有了一个更稳妥的计划,但当时我还没有想到。”谢英杰的语气很稳。
  王珏问道:
  “为何要打给我?”
  “第一个打给你而已,因为你的看法会比较重要。”
  “听说谢教授当年是个直男,这么看来也不像啊。”
  “七百年,人总要变。”
  “说说看,什么计划。”
  谢英杰没有直接说,而是抛了一个问题:
  “你觉得和塔外势力做交易,算双赢么?”
  “算不上吧,只是将一部分已经拥有的,换成了另一部分不曾拥有的。”
  “我也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在和塔外势力做交易。钟家的肥猪喜欢酒色财气,宴家的变态喜欢人体试验,我喜欢武器。”
  不待谢英杰说完,王珏倒是笑了起来:
  “肥猪?变态?我现在知道你为何第一个打给我了,因为你知道我讨厌他们。”
  “我也讨厌他们。事实上,我们没必要直接清洗高塔战力,因为我们都知道,百分之九十九的高塔战力,都无法干预我们的生意,塔外势力更是清楚人类很弱小,所以每次它们开价,都是狮子大开口。”
  “确实如此,但我们没有办法。占据主导的就是它们。我们是需求者,它们是供应方,我们并没有提高地位的筹码。”
  “不,我们有。如果我们执意清洗高塔战力,那么我们将永远无法与塔外势力获得对等的谈判条件。”
  “所以你的意思是?”
  “查到到底是谁破坏了赌场的生意,这并不难,因为具备这种实力的,必然是两军最为顶尖的存在,然后招募他们。”
  王珏沉默了一阵子,谢英杰的提议其实有些地方是不合理的。
  “如果招募不了他们呢?”
  “招募本就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目的,在于掣肘我们的生意伙伴。难道你不好奇,他们到底怎么毁掉赌场的吗?他们会否掌握了一些秘密?如果我们也知道了这些秘密,就意味着我们具备了和生意伙伴平起平坐的机会,或许我们的生意,谈起来会更顺利。”
  谢英杰的语气依旧平稳,像是在说一件极为普通却又无比正确的事情:
  “甚至我们可以派出我们自己的队伍,对某些高塔战力进行跟踪观察。假如我们触怒了塔外势力……呵,谁又能证明呢?它们只会迁怒于老秦为何不清洗自己的战力,并不影响我们生意,反倒是我们,可以借此机会,好好的了解一下生意伙伴的‘短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