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岂有此理


小说:逍遥游者  作者:唐彧黑猫
  跑进房间,此时杨幺正在独自研究着什么,苗佳希则是在外边品茶看戏。
  李布一进门便直接开口焦急道:“杨幺,快点收拾起来,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杨幺看着李布的慌张模样,也不多想,因为他是相信李布的,所以但听其言,然则直接迅速收拾,最后背起方箱问道:“去那里?”
  韩清此时开口也同样问道:“对呀!布哥哥,我们若是离开开戌城,不是正中下怀吗?”
  李布皱着眉头回答道:“不能这样理解,既然是五兽团的计划,说出来可能是想左右我们的思维,所以现在跑出去会比较好一点,否则继续待在开戌城会更加的危险,这都是未知的。”
  “他们的行事风格一向很诡异,不该说的肯定不说,既然他们都说想要等我们出去好解决事情,那么我们就出去,这样不会因为他们的言辞左右了我们原先的决定。”李布如此解释着。
  韩清点了点头,随后走出了房间,也不知做什么去了。
  杨幺也同样点了点头:“是有些道理,但是万一他那么说就是为了等你出去呢?”
  “不会的!反正现在城内城外都危险,倒不如我们继续前进,实在不行,我们再次原计划分开走。”李布解释着自己的遇难对策。
  杨幺叹了口气:“我可不想再分开了,相见一次简直是太费时间了,而且也很麻烦。”
  韩清这个时候从外边走了进来,原来她是出去叫来了苗佳希,苗佳希道:“李布,不如我们这样吧!我陪着离文竹和杨幺走一个方向,你和韩清走一个方向,一方遇难,另一方想办法解决,这样算是最保险的了。”
  李布听到这话,点了点头:“有点道理,就这样决定了,我们赶紧走,出城就分开。”
  “可是,离文竹呢?”苗佳希问道。
  李布也来不及去管她为什么现在这么在意离文竹,于是开口直接说道:“路上就会碰到了。”
  言罢,四个人便是出发了,一出戏子台大门,刚好就碰到了五兽团的四个人,以及姗姗来迟的离文竹。
  离文竹一来便是站在了李布的身边,同他们一样,一齐警惕地看着对面的四个人。
  李布给了苗佳希和杨幺一个眼神,他们直接换了个方向走,离文竹也被稀里糊涂地拽着跑了。
  李布雷脑预测,随后上前阻止了施狼等人的拦路,韩清就在李布的身边,紧紧地被李布护在了身后。
  “李布,你想干什么?”徐狮问道。
  李布捂着受伤的胸口回答道:“没什么,就是告诉你们,我们并不知道石牌的去向,你们还是别在打扰我们了。”
  徐狮冷笑一声:“一个人想堵住我们四个,你倒是够勇敢啊?”
  “这有什么?再来一个也不怕!”李布大声回答道。
  杜猩阴沉着脸冷声道:“狂妄!”
  其实刚才好在是杨幺等人跑的够快,也好在离文竹来的时候直接站到了李布这一边,所以他们三个人便是直接快速地离去了。
  正当五兽团四人打算阻止他们离开的时候,李布硬筋气劲全开,雷脑全开,上去一人给了一下,虽然因此被徐狮反打中了胸口,不过问题不大。
  正是这几秒钟的争取,杨幺等人也算是顺利的离开了。
  此时李布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和韩清脱身,或者是继续奔跑,反正他们追不上。
  之所以韩清没有跟着杨幺一齐走,就是因为她的身体,李布有信心保护,所以也不用韩清去拖累他们,这样一来是最合理的。
  “韩清,你去找马车,在城门口等我,我一会去了我们直接驾马走,他们追不上。”李布低声说着,同时将钱递给了韩清。
  韩清想走,不过却被徐狮拦住了。
  徐狮笑道:“你以为能放跑他们,就可以放跑韩清吗?”
  李布气劲腾气越来越厉害了,同时雷脑预测他们接下来的运动方向,最后自信道:“这有什么?韩清你尽管走,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这种情况下,韩清还是听李布话的,因为她不想成为拖累,她要帮助李布,这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
  韩清点了点头,转身就走,李布则是根据预测,完美拦住了四个人的前进。
  徐狮抬腿上前打算去拽韩清,李布便是也抬腿,气劲一脚,李布抬腿抬起了徐狮的腿,导致他失去了平衡。
  与此同时,李布伸手直接气劲抓住了施狼的手腕,阻止了他接下来最重要的一个动作。
  剩下的杜猩和章熊,李布在阻止了徐狮和施狼之后,转身肘击,章熊停止追击选择躲闪。
  正是因为章熊的躲闪,李布没有继续进攻下去,而是蹲下旋转滑腿,干脆利落地便是绊倒了下盘不是很强的杜猩。
  不得不说,气劲对付气劲,果真是好用了不少。
  这一系列动作,李布早在之前的预测时就想到了,所以此时对于五兽团四人来说,李布这般熟练的举动,是否意味着武术造诣已经炉火纯青了?
  韩清现在多少是可以跑的,李布阻止五兽团完成之后,见韩清拐进胡同,基本上确定五兽团未必好找之后,李布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眼看着韩清已经离去了,徐狮气愤,这李布是怎么回事?会了气劲不说,还能够精准的绊倒他们四个人?这说给谁谁能信?
  “刚才顾着拦人,现在既然都被你放跑了,那你就应该知道你接下来会承受怎样的事情。”杜猩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同时一脸黑线地看着李布。
  李布耸耸肩膀:“来吧!四个人而已,轻轻松松的。”
  徐狮嘴角抽搐,章熊叹了口气,施狼则是直接拔剑上前攻去。
  “狂妄的少年!”
  由于先前为了拦人,所以顾不上其他的,导致被李布钻了空子绊倒,现在再次与他对战,施狼敢肯定,他一个人就够打败他了。
  当然,和施狼同样想法的,还有徐狮,杜猩和章熊。
  李布望着眼前纷纷上前的五兽团的四位,随后微微一笑:“其实我说的四个人而已,轻轻松松的意思并不是与你们战斗的大话,而是……”
  李布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转身风步速跑,四个人明显一愣,同时落空,因此也导致李布之前所站着的位置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痕。
  徐狮懵了:“跑了?”
  谁见过一个说完大话的人直接跑的场景?等等,李布的意思该不会是奔跑赛过我们四个,轻轻松松……?
  想通了这个,四个人便是同时怒火上头,异口同声道:“岂有此理。”
  其实不是五兽团四个人对战一个人,他们都是有武德的,崇尚一对一,而并非是多对一。
  当时段翰能够守寒下有屋全身而退也正因如此。
  至于刚才的场景,实在是李布的话被他们误解,导致四个人还没有沟通的情况下,出现了四个对付一个的场面,估计这一下他们也要好好气愤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