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既生父,何生子啊!


小说:陛下实在太强硬了  作者:不朽皇帝
  齐郡,治临淄,本是周姜太公之封地,自春秋以来,齐人奋发向上,东扩临海,煮盐垦田,富甲一方。
  稷下学宫更是举世闻名,天下诸子无不心生向往之。百家争鸣齐放,文薪璀璨耀世。
  齐地之富饶,齐地之繁华,渐渐蚕食腐化了齐人的雄心壮志。
  当秦灭韩之时,齐人依旧沉浸盛世繁华之下,保持沉默。
  当秦灭赵之时,齐人依旧沉沦莺歌燕舞之下,醉生梦死。
  当秦灭魏之时,齐人依旧沉醉纸醉金迷之下,奢侈糜烂。
  当秦灭楚之时,齐人依旧沉迷袅袅余音之下,掩耳盗铃。
  当秦灭燕之时,齐人依旧沉睡亭台楼阁之下,作壁上观。
  当秦人大军压境,剑指齐地,齐人蓦然回首望去,已无人可求助。
  安逸雍容的齐人,成为了战国唯一没有丝毫抵抗,举国投降的国度。
  八百多年辉煌悠久璀璨历史,作为春秋战国第一个霸主,齐人完美释义了生于忧患,死于安逸。
  巨鹿郡,驰道之上,王贲率北方军团二十万精甲一路南下,绵延上百里,宛如黑色长龙。
  所过之处,根本未曾遭到丝毫抵抗,赵歇之叛军望风而逃,不战自溃。
  几乎没有费吹灰之力,王贲便收复了巨鹿之地。
  他并未直下邯郸,因为赵地并非他的目标,陛下诏令他攻克齐地,他自是不敢违背。
  沿巨鹿驰道南下,便是济北郡,这是齐地反贼第一道防线。
  只要拿下济北郡,便可直入齐郡临淄。
  原本以为会花费一番手脚,才能收复济北郡,可让王贲没想到的是齐人再次发挥了优良传统。
  齐王假早已带着众多齐地贵胄,跪在济北郡鬲城外,自请余罪,以求减罪。
  三万齐兵也皆以放下兵器,颓废不安的跪着。
  “大将军,这就结束了?”
  王贲的副将看着这一幕,愣了愣。
  “这齐人也太窝囊了吧?老子还没立功呢?”
  “齐人快站起来,拿起你们的兵器,做个爷们吧!”
  “像个真正的大丈夫,战斗吧!”
  一时间,早已枕戈待旦,列阵相迎的秦军士伍,对着跪着一地乞降的齐人冷嘲热讽,挖苦不已道。
  “肃静。”
  王贲大喝一声,令行而禁止,轰鸣的嚎叫,悠扬而沉重,缓缓响起。
  顿时那些熙熙攘攘的秦军将士乖乖闭上了嘴巴,一个个脸上露出肃杀之气。
  “王将军,齐人对大秦绝无反叛之心啊!望大将军明鉴。”
  田假见王贲率军缓缓压了过来,很快就被黑压压的秦军包围起来,立刻跪移到王贲的马前,声音恭敬无比道。
  “无反叛之心?那你们齐人是想要干什么?聚众跪迎我等?”
  王贲目光看着田假,心中十分不屑,窝囊废一个,还敢与陛下抗衡?简直取死道也。
  “大将军,寡人……”
  田假刚开口,还没说完,就听到王贲冷哼一声,顿时意识到自己失言,连忙改口道:“小人是受了楚人那些狡诈奸邪之徒蛊惑啊!”
  “楚人?楚人让你去死,你也去死吗?”
  王贲冷笑道,当然知道这只是田假推托诿罪之词。
  “大将军,小人已经知罪,悔不当初,今日率众迎接王师。陛下仁慈宽厚,举世皆知,应该不会杀小人吧?”
  田假先是痛心不已,一副幡然悔罪的样子,然后又是大肆恭维赞颂道。
  王贲心中叹了一口气,陛下给自己的密诏只有四个字,永绝后患。
  既然是密诏,那陛下之意,不言而喻,不容公之于众。
  所以血腥屠夫之名,暴虐无道之罪,自然不能让陛下背负。
  这口黑锅自己只能承担下来,身为臣子,自然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陛下闲仁宽厚,爱民如子,自然不会为难于你。”
  王贲振振有词道。
  “小人叩谢陛下天恩。”
  “叩谢陛下天恩。”
  无论是田假亦或是那些贵族,还是齐人士卒,无不松了一口气,连忙对着西方,叩谢道。
  “陛下不杀尔等,然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本将军绝不允许尔等祸国殃民之徒,苟活于世。”
  王贲露出讥讽之色,然后大手一挥。
  “将军?”
  “饶命啊!”
  “我不想死……”
  “啊!”
  “啊……”
  顿时万箭齐发,田假与众贵族当即倒在了血泊之中。
  齐人的士卒无不变色,开始骚乱起来。
  可是手无寸铁,面对枕戈待旦,强弓硬弩的秦军甲士,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从丢下武器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便不再由自己做主。
  “将军,这些叛卒怎么办?也全杀了吗?”
  副将严厉幽冷的看着三万躁动不安的齐人士卒,对着王贲杀气腾腾问道。
  “罪魁祸首皆以伏诛,没有必要牵连甚广。死罪可免,然活罪难逃,全部拘押,上奏陛下圣裁吧!”
  王贲说完,便驱马,朝着隔城大门走去。
  一群不知深浅死活的东西,天下兵甲皆在陛下手中掌控,天下钱粮皆于朝廷库中封存。
  自己虽是边军大将,可若无陛下密诏,兵符,节杖,自己就连一兵一卒都无法调度。
  哪怕蒙恬经营北方军团十年,威望奇高,又能如何?
  一纸调令,十年心血尽付诸东流也。
  陛下调蒙恬于南疆,说是南疆无大将,可未尝没有借机调走蒙恬的想法。
  而自己虽有威望,但在北方军团立足不稳,不足以撼动威胁陛下之权威。
  蒙恬于南疆同是此理,将积威日久,则君威有损,不益于君王社稷之安稳。
  这无关乎信任,而是为君之道也。
  还是父亲大人高瞻远瞩,陛下之圣心难测啊!
  谨言慎行,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让王奔有点担忧的是,朝廷连发不下百道公文召自己回咸阳勤王,父亲大人修书不下数十封。
  自己因为奉陛下密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怕日后回咸阳之后,免不了要被父亲大人摧残一番咯!
  哎!
  王奔感觉十分无辜,可叹自己英明神武,纵横疆场,天不怕地步,唯独就怕父亲大人啊!
  谁让老子比自己更厉害,天意弄人,自己注定被修理的命,也只能在王离小崽子身上找点自信咯!
  既生父,何生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