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温玉找虐


小说: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作者:渐进淡出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正文卷第五百五十九章温玉找虐“我们捡一些还没干透的回去,看看种不种得活。这些都是市场上很少见的品种。”
  温馨直接动手去捡那些还没完全被晒干的,菊花,和月季枝条回去扦插。
  “好!”林庭雅是觉得庄园那么多,得买多少花苗?
  反正试试也不算太亏!
  温暖看见这些半枯毁的花枝下露出几片兰花草的叶子。
  她小心翼翼的将上面的花枝弄开,露出了一株已经枯毁一大半,并且烂根的兰花草。
  整株兰花,叶子全部枯毁,根已经烂掉了,只剩下头还有一点一点绿色!
  素冠荷鼎!
  这是素冠荷鼎没有错!
  而且是莲瓣素冠荷鼎。
  虽然还没有开花,可是因为温暖比价喜欢兰花,所以她一眼就认出来是莲瓣素冠荷鼎。
  莲瓣兰素冠荷鼎姿态优美,数量极其珍稀,非常非常难培育!
  它集合了莲瓣、素心、叶型草三大精品兰的特点于一身,罕见,珍稀,名贵。
  价值千万!
  君子如兰,纳兰国的人爱兰,兰花情结极深。
  从君王到文人雅士,爱兰爱到痴迷者甚多。
  他们不仅爱养兰,还喜欢为其写诗,吟曲,作画。
  所以每个花圃,兰花是最赚钱的。
  因为若是培育得好,它的价格无法估量。
  每年文人墨客举办的什么赏兰诗会,品兰大会,非常多,各地都有。
  温暖小心翼翼的将它捡起来,然后清理点干枯和腐烂掉的跟叶,只剩一个头。
  若是能种活,这一株兰花就能赚回一个庄子的银子了!
  温暖看了一眼还有没有其他名贵的花草,却是没有发现了。
  她也跟着捡了一些玫瑰,菊花枝条回去。
  反正不用银子,而对她来说,买种子种和这样直接扦插是没也多大区别的,都能种活,买种子来种,可能种的时间更长。
  而这样扦插,更加快开花!
  几人抱着一大捆枯枝有说有笑的往回走。
  路过皇家花圃的入口时,里面走出了几个人。
  “哟!这不是咱们纳兰国的慧安郡主吗?怎么成了一个捡破烂的了?”说话的人是温玉。
  温玉来花圃学画兰花已经好几天了。
  今天她觉得自己总算将兰花所有便姿态都了解了。
  过几天就有一个兰花诗会,届时京城许多文人墨客,才子才女都会出来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艺。
  她要借此机会扬名立万,让大家都认识她!
  温玉看着温暖,眼睛里难掩兴奋。
  瑾王是野种,这个瘟神马上就要倒大霉了!
  说不定会被抄家砍脑袋!
  这就是报应啊!
  温暖看向温玉冷笑:“大胆刁民,既然知道本郡主是慧安郡主,还不行礼!”
  温玉:“.........”
  温暖这个瘟神是不是忘记什么了?目无尊长!
  自己是她的姐姐,这辈子永远比她大,永远压她一头!
  凭什么给她行礼?
  再说将死之人,她怕她作甚
  温玉一脸不屑的将温暖和温馨几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摇了摇头:“郡主?郡主又如何了?我还是你这个郡主的姐姐呢!我不仅是郡主的姐姐,我还是大皇孙妃子的妹妹!何须向你行礼?
  怎么了?这是知道自己在京城里很快就要混不下去,所以开始出来捡破烂吗?
  我告诉你,你现在跪在地上,给我磕头道歉,说一声二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然后将你腰间的那块玉佩,头上的珠钗,送给我,当做赔礼!我就原谅你对我这个姐姐的不敬!等那天你这个郡主的靠山倒下了,你这个郡主再也混不下去了!等你被砍头的时候,我就救你一命!”
  温玉在花圃里待了几天,还不知道大皇子府都被重兵包围了。
  温馨闻言气笑了:“你有病吧!别乱认亲认戚!还有谁被砍头都还不知道呢!”
  温暖却直接利落多了,她脚尖一踢,一块石头直接飞了起来,打中了温玉的膝盖。
  温玉膝盖一痛,直接跪了下来!
  温暖笑了笑:“这样才对吗?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温玉痛得脸色扭曲,她感觉自己膝盖都碎了!
  “温暖,你个贱人,居然敢.........唔......”
  温暖脚尖又是一踢。
  一块石子飞了出去,打中了温玉的嘴。
  温玉感觉自己的嘴巴一痛,嘴里多了两块石子,然后便尝到了一股子血腥味。
  她吐出了嘴里的两颗石子,发现是牙齿!
  温玉瞪大眼睛:
  牙齿,她没有了牙齿!
  那不是丑死?
  温玉两眼一黑,直接吓晕过去了!
  温暖摇了摇头:“都说了,别废话!”
  “小姐!”她身边的丫鬟赶紧护住她。
  温暖转头对温馨和林庭雅道:“走吧!”
  说完温暖便抬脚往前走。
  温馨看了温玉一眼:“活该!”
  林庭雅不知道温玉是谁,她第一次见温暖如此彪悍,被弄得有些回不过神来,心想:难怪温暖会当上女将军了!
  三人就这样离开了,也没有人敢拦。
  温暖回到刚买下来的庄子,三人将那些半枯毁的花枝放在马车上,然后趁两人去洗手,不注意的时候,她用紫气养了一遍那些花,然后才去洗手。
  顺便带了一壶水回来,洒在花枝上。
  三人洗完手,便回到马车上,打道回府了。
  林庭雅看着马车里的花枝:“我怎么觉得这些花枝好像精神了一些?”
  温馨看了一眼:“我也觉得!”
  温暖:“大概是因为我洒了点水上去吧!”
  两人也没有多想,都觉得应该是。
  另一头温玉被丫鬟叫醒,忍不住大哭,边哭边骂:“温暖你个瘟神,你等着,等你被砍头了,我捡了你的脑袋去喂狗!”
  ……
  温暖三人回城后,又直接去逛了几间花店,买了一些花种子。
  各样花的种子都买了一些。
  温暖还用低价捡了两盆便宜的牡丹,都是长的稀稀疏疏,焉焉的,一副要死的样子的。
  走出花市,这个时候已经是午饭时间。
  林庭雅的目光落在对面一家酒楼上。
  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在那家酒楼吃过饭,是自己的大哥带她去的。
  后来,她就从来没有机会出去过了。
  温馨她这表情,想到林庭雅可能从来没有下过馆子,便道:“庭雅妹妹,今天咱们在外面吃点东西再回府。”
  “不了,马车上的花得赶紧种下。”
  这么热的天,再不种恐怕都干了!
  “放心,小健会带回去让人种下的。”温暖道。
  这些事根本就不需要吩咐,冯小健就知道怎么做了。
  林庭雅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温馨便已经拿着她过了马路,进了对面那间酒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