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鸣人背叛了自来也?


小说:雏田的武神强踢  作者:孤晨i
  明明当初鸣人那个混蛋还信誓旦旦的给自己拍着胸脯保证了这件事他绝对不会说出去,百分之百会保守秘密的。
  结果……结果……结果这件明明就天知地知,鸣人知,他自来也自己知的事,纲手就这么知道了!
  这事要说不是鸣人泄密了,自来也那绝对是百分之十万的不信的,不然事情是怎么泄露的?
  他自来也可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件事,而且他也不会说梦话,不存在什么说梦话的时候被纲手听见了的情况。
  所以思来想去,自来也觉得这件事被纲手知道也就只有被鸣人泄露了这一个原因。
  不过就是不知道鸣人是出于什么原因和情况将这件事泄露给了纲手。
  但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和情况,自来也觉得这都是不能原谅的!他心里已经决定了,等回村子了之后,一定要给鸣人一个狠狠地教训!让他知道知道大嘴巴是不对的!
  就在自来也这么下定了决心的时候,他刚刚的话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发动和说服纲手,反正纲手捏住他耳朵的力度松了一些,然后又猛然加大了:
  “相信你?自来也!你是让我相信你这个大半夜又偷偷跑来别人异性的门前还说是什么找老朋友叙旧的家伙?”
  自来也连忙一边顺着纲手发力的方向运动着,减轻着自己耳朵上的疼痛,一边说着:
  “真的只是叙旧啊!纲手!而且这也才晚上九点啊,哪儿是大半夜了。”
  甚至自来也此时的心里还有些怀念当初纲手对他拳打脚踢的日子起来了。
  因为根据对比体验之后,自来也觉得居然是现在纲手这种揪耳朵,拧腰间的肉的攻击方式来的痛一些。
  毕竟拳打脚踢也就是痛一瞬间,而现在那是长久绵绵无绝期的痛啊!还是痛入骨髓的那种。
  然而纲手根本没理会自来也的辩解,捏着自来也的耳朵就迈开了步伐:
  “我管你几点!天都黑了!我说是大半夜就是大半夜!现在你立刻给我回自己的房间去!要叙旧就明天白天我陪你一起来!反正我们明天下午才走!时间有的是!”
  被捏住了耳朵的自来也也只能赶紧跟随着纲手的步伐离开了大蛇丸的房间的门前,往自己的房间的方向走去了。
  此时揪着自来也的耳朵走着的纲手内心有些惊讶和诧异,因为关于她刚刚提的抚子村的事,其实她也是偶然听说到的。
  还记得那是鸣人和自来也刚刚游历修行回来之后不久,那天雏田和静音早早就处理完了文件,然后闲着没事的雏田就吃着零食开始拉着静音聊八卦了。
  正好那会纲手也将那天的份额的代币全输给了办公室里的那台老虎机,于是没了代币的纲手就坐在老虎机前也竖起了耳朵听起了雏田和静音聊八卦。
  然后纲手就听到雏田神秘兮兮的问静音知不知道抚子村这个地方。
  静音一脸疑惑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真没听说过这个地方,于是雏田便跟静音简单了科普了一下这抚子村是个只有女人的村子,一般男人都禁止进入,而且那个村子的女人都会去打败强者让他们入赘。
  说完这些科普的前提条件,纲手就看到雏田挑了挑眉,然后说她看过木叶的任务文件记录,自来也大叔的记录里提过一句他遇到过那个抚子村的村长,两个人还认识了。
  说完这些,雏田老神在在的端起奶茶喝了一口,然后挑着眉问静音她觉得这次自来也带着鸣人出去游历修行的途中会不会去一趟抚子村。
  听到这个问题,静音和纲手的都愣住了,思考了半天之后静音说她不知道,纲手心里也和静音一样,没个准确的答案。
  但是小雏田却神秘兮兮的肯定的说自来也大叔一定会带鸣人去,她的直觉告诉她的,绝对不会错。
  然后因为自从遇到雏田以来,还没见到过小雏田搞错或者搞砸什么事的纲手就默默的记住了雏田说的话,并且心里已经相信了七分。
  结果今天自来也的表现和回答就很明显了,她的宝贝徒弟小雏田还真就又猜对了,这个自来也还真带着鸣人去了。
  想到这里的纲手看着自来也的眼神那是恨铁不成钢一般,尤其听自来也说他是去拒绝和解决那件事的时候,纲手就搞不懂自来也这个混蛋连拒绝这么伤人和残忍的事都能这么轻易的做出来,那就认认真真说那三个字就那么难?一直都不敢鼓起这个勇气的?
  越想越气的纲手的步伐不由得又快了几分,拉的自来也直叫“耳朵!耳朵!纲手!你慢点!我的耳朵!”。
  此时在纲手和自来也从门口离去后的大蛇丸的房间里。
  恢复了本来身高样子的雏田坐在房间落地窗旁茶几前的沙发上,端着一杯红茶看着面前那个捧着一杯咖啡的大蛇丸,忍不住的吐槽了一句:
  “大蛇姨,你还真的来啦?你那手上的伪装也太差了吧?也就能暂时骗骗纲手姐姐而已,要是她真的检查一下,你就露馅了的说。”
  大蛇丸闻言捋了捋头发,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微笑着说到:
  “伪装的很糟糕么?我觉得还好啊?纲手不是已经被骗过去了么?你有白眼,不一样啦,小雏田。”
  “再说了,纲手她怎么可能会帮我检查,她恐怕巴不得我早点去死吧。”
  “而且不是你说如果我愿意的话也可以过来一趟的么?”
  “忍界大战这么有趣的事,我当然要来亲眼目睹一下了,要是错过了多可惜啊。”
  雏田熟练的从茶几下拿出一盒小点心,拿出一个咬了一口,咽下去之后看了一眼眼眸里映着铁之国的这个小城那点点灯火光芒的大蛇丸,又端起了红茶说着:
  “是世界大战啦,大蛇姨,以前的忍界大战与之比起来都是小儿科啦。”
  “而且,大蛇姨你们三个的关系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啦,明明事情心里都明明白白知道怎么回事,你们就是各自都绷着面子,放不下来而已。”
  “早知道那天就不理三代爷爷了,把团藏放了现在还能利用一下,你那时候也不知道留手一下,都没犹豫一下就把他捅挂了”
  “嗯……不过不得不说,大蛇姨你做的点心是真的好吃!手艺跟那个和面都能把盆弄坏一堆的纲手姐姐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大蛇姨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得意的自豪笑容,端着咖啡杯对着雏田遥敬了一下,一副回忆怀念的样子:
  “那不是那个时候我们商量好了的事么?而且就团藏那种人留着也对你没用吧?小雏田,除掉他你恐怕有无数种办法。”
  “我们三忍的事就不提了,都已经过去了,未来怎么样谁又能知道呢?我以前也没料到过自己会变成这副模样……”
  “不过这样反而我还挺喜欢的,至于做点心的手艺?按小雏田你的话来说,我这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早早的我就学会了自己做饭,就连我们当初三忍的那个小队在外面的时候的每一餐都是我做的,练的多了也就做的好吃了。”
  “尤其那时候纲手还是千手家大小姐,虽然没啥架子,但是对食物还是有追求的,只是家里富裕,也就没自己弄过,当然就不会了……”
  说到这里的大蛇姨停了一下,默默望着窗外的灯火看了一会,然后就又听到了一旁已经吃完了那盒点心的雏田又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