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火坑


小说:第一姝  作者:黑鱼精
  正因为杜氏不是后娘,才对子女更严苛。
  她信奉的是惯子如杀子。
  尤其是对女儿。
  女儿在娘家只有短短十余年,之后要在别人家渡过漫长的岁月。
  其中在婆婆手底下讨生活的年月,一般都长达二三十年甚至更久。
  在娘家惯着长大,出嫁后怎么办?
  难不成真像老话说的,用十年的懒散换二三十年的悲惨?
  这些是她亲娘传授给她的,凭她的人生经验看也是对的。
  小女儿针线活都不用心做,送她去女学也不情不愿。
  这些在她看来太糟糕了。
  杜氏的慈母心肠表现出来就是严厉,可她的这些严厉总被陶氏给挡着。
  矛盾一直都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样日积月累,到了一定的时候就爆发了。
  被杜氏说的,袁树都有些动摇了,也觉得小女儿如此下去不行,开始倒戈:“我去跟祖父说说?”
  虽然语气不是很坚决,不过态度值得鼓励。
  杜氏心情好了一些。
  袁伯驹对他爹实在哭笑不得,“爹,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把杜氏扶着坐下。
  “娘,你觉着我们家如今跟以前比日子过得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长子问这话什么意思,但想着越来越有奔头的日子,杜氏还是露出笑脸。
  这种喜悦是从心底里发出的,眼睛里都带着笑意,灯光之下,脸庞都泛着莹莹的光。
  抚了抚鬓角,“日子当然好了,要不是你小妹让人糟心,我觉得如今的日子再没有可烦的。”
  大郎媳妇怀上了,年底他们家就又添一辈人,过完年正月里给二儿子圆房,二郎就由他媳妇管也不要她操心了。
  三郎安静寡言些,但也得了莫先生青眼,他们家放出风声要说亲,最近也有几家有意要相看。
  四郎就更不要说了,也不要她操心。
  大姐儿自上次姚家大奶奶见了,喜欢得什么似的。
  她瞧着倒是还好。
  就是祖父对姚家三郎不太中意。
  但是架不住姚家大奶奶殷勤,托了李家又说了好几次,这事也有些眉目了。
  就是五郎,就算比不上几个哥哥,也还算规矩。
  他们家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蒸蒸日上。
  袁伯驹也不反驳他娘的话,又问道:“娘你如今还用得着每日忙得脚不沾地吗?”
  杜氏摇摇头:“不用。”
  他问的是杜氏另一个觉得日子有奔头的地方。
  家里添了两房媳妇,又添了两个帮佣,她可不就清闲自在多了。
  这些日子家里应酬多,衣裳都是让城里铺子量了尺寸做的,她连针线都动得少了。
  早个半年,她都不敢想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若是袁明珠在此,就能用现代的一句话来总结杜氏这种情况: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杜氏没错,错的是她的认知。
  在她的认知里,女人就该十项全能,起早贪黑任劳任怨。
  像小女儿这样娇气的,到了婆家擎等着受气吧。
  被婆家打了娘家人去撑腰都不硬气。
  所以杜氏想起袁明珠的样子就愁得吃不香睡不着。
  不过杜氏虽然受眼界的限制保守了些,却不木讷,稍微想想就想通了长子问她这两个问题的原因。
  “你的意思是说……?”
  袁伯驹看他娘有些要转过弯来了,说:“我们家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这次我们兄弟若是再能中一个秀才,家里不仅能免赋税和徭役,也有了使用奴仆的资格,
  到时候家里再添几个使唤的人,也用不着您和妹妹再做活了,
  就是嫁了人,我们家水涨船高,小妹嫁的人家也该是能有使唤人的人家,小妹做不做活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
  见杜氏有话要说,袁伯驹止住她的话:“娘你先听我说完。”
  “我知道娘你是担心以后小妹出嫁遭人嫌弃,娘你大可不必担心,妹妹有我们五个哥哥呢,我们得多窝囊,能让妹妹在人家吃亏?
  小妹娘家得力,谁敢看轻她?
  再说小妹不一定非得出嫁,往日曾祖父不是说过了嘛,给小妹招个女婿回来,眼前就有个现成的,我瞅着重阳还不错。”
  在外头偷听的樊嬷嬷听到袁家大少爷打的让她们少主入赘的主意,气得暗自咒骂:你们家那个又懒又馋的夜叉女,嫁不出去就打我们少主的主意,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配不配?
  杜氏听说要把顾重阳招赘给小女儿,手摇得飞快:“不行,不行,重阳不能招,就他们家那一堆乌七八糟的茅包事,听着都糟心,
  就那样的亲爹,都不如没爹跟后爹过的,还有那样歹毒的晚娘,我可舍不得让我们明珠跟他。”
  袁树也赞同孩子娘的意见,那样的背景,太复杂,他们这样的人家,还是选个简单点的人家结亲。
  樊嬷嬷:这些没眼光的人,居然嫌弃他们少主。
  更生气了。
  一时寻思着还是大少爷有眼光,一时又寻思着就该让少主把他们家闺女娶了,狠狠打没眼光的杜氏的脸。
  一时又替顾重阳和顾氏伤心,摊着那样的亲爹和丈夫。
  又听了一会,知道袁家没有起异心,就离开了。
  因为心情复杂,警惕性差了点,没发现自己偷听的一幕已经落入梁氏的眼睛。
  梁氏见丈夫去了公婆屋里那么久了,也不知道说得如何了,担心的靠着西厢房的窗子往堂屋公婆那屋张望。
  把樊嬷嬷偷偷趴窗户口偷听看了个正着。
  梁氏怕樊嬷嬷发现,忙从窗口离开。
  她也隐约从丈夫口中知道一些樊嬷嬷的底细。
  却不知道这人还刺探他们家,是她自作主张?还是有人授意她这样做?
  刺探他们家是只单纯的提防他们生异心,还是为了对付他们?
  不说梁氏思前想后,等着丈夫回来告诉他这件事,只说袁树他们三口把要不要招赘顾重阳认真的讨论了一番,最终把顾重阳给否决了。
  杜氏以前也是打过顾重阳的谱的,那时候担心长女说不上好人家,也不是没考虑过他。
  只是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他们家正是最低潮的时候,也还不知道顾重阳的真实情况。
  能有更好的选择,没有当娘的会明知是火坑还让闺女往里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