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恩怨”


小说:春秋异想之江湖缘起  作者:悠逸猫
  夏虹宇用着师门玄妙的轻功身法,高速奔跑在热闹的市集中,街道中略过的身影快如闪电,路人基本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道轻风从旁呼啸而过。
  “水中月步”
  夏虹宇依旧不觉得快速,嘴中低喃道,双腿步伐玄妙轻盈,在车水马龙的道路,衣襟飘逸,脚底一踏释放出真气幻化成影,如瞬移一段距离,不多时便赶回到家门前。
  少年独孤的长影映照在无数围观群众身后,看着被包围的自家屋外,他十分不悦的打量着这些神情各异的平民,不由冷哼一声,双腿用力在原地一跃,随即凌空越过人群,落在三十多号打手身后。这时夏虹宇能清晰听到他们拳脚的殴打声,一个不好的猜想,浮现在脑海里,顿时情绪惶恐不安,双眼金光夺目而出,身上气息暴涨,原先吵杂环境,因为夏虹宇周身爆发的气势,刹那间变得鸦雀无声,空气都似乎突然凝重起来,围在夏永昙的打手,纷纷感受到周边的气温骤然下降,身上所有汗毛齐刷刷竖起来,似乎都察觉到背后,有股恐怖的杀气,正快速席卷而来,便纷纷停下手脚,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恐惧更有甚者,冷汗直流,一动不敢动。
  “父亲!”
  夏虹宇透过停止不动的众人间隙,看见倒在地上的夏永昙,瞬间变了狰狞,情不自禁的爆喝一声!
  同时身影虚晃,三十号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他们只觉得背后忽然有一个人站着,双臂便遭到对方袭击。夏虹宇其手形化作爪状,擒在众人肩膀上,反手向后一扭,毫无反抗之力的将一众虾兵蟹手臂折断。
  离夏永昙最近的胖大汉,因为双手被折断,哀嚎不止,虽然此地发出众多悲鸣声,可这声音对于夏虹宇却是格外刺耳,因为从这声音中感到熟悉感,很快就记起那是今天早上在市集外找茬的其中一名混混,于是瞬间越过其他人,直接出现在其面前,右手猛得擒住对方脖子,用力将其按在地面,余光撇了眼,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父亲。
  “哼”
  夏虹宇冷哼一声,手上力气更加重,很快就让胖汉喘不过气,周围哀嚎的手下见状,十分恐惧也后悔不已,因为这时停下来的人影,大伙都已经可以看清对方样貌,出乎他们意料之外,对方容貌显示是一名年轻的小伙,顿时不想跟他有交集,因为对方出手不凡,年纪更是不大。不难想象背后还有更加强大后盾势力,于是纷纷忍着痛四散而逃。偌大的空间仅剩夏虹宇按着一个胖子蹲在地上。
  夏虹宇情绪越来越激动,慢慢站起身,右手掐着胖大汉脖子,轻轻松松将对方提起,让其双脚离地,悬挂空中。
  “为什么!我不跟你们计较,却还偏偏要来打扰我的生活?”
  夏虹宇眼眶泛红,咬着牙低喃道。
  卫唯因为没有直接动手,加上身子靠近围观群众,再加上夏虹宇被其手下吸引了注意力,根本没注意到其,这时他也看清楚要算账的少年样貌,虽然相隔多年未见,可场中唯一站立的少年,依旧与小时候面容相似,不自觉咽了咽口水,想起过去对其的霸凌,显得十分尴尬。
  特别卫唯现在身边没有任何帮手,所以根本不想露面,双腿不自觉后退就要逃离。可这时其注意到被对方手臂掐住脖子的胖大汉,他脸颊通红,双眼暴凸,舌头已经伸出嘴巴外,随时都会一命呜呼。
  “等一下!”
  卫唯犹豫再三,陷入沉思之中,正在衡量利弊,恍然间听见周围的人惊呼声,才发现胖大汉就要不行,因为缺氧已经大小便失禁,顿时顾不得危险,踏出一步喊道。
  “唔?”
  夏虹宇闻言转过头疑虑又好奇,不禁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别杀他!他是卞太呀!念在同窗一场,放过他吧!”卫唯不敢直视对方眼睛,眼珠偏斜右边,深呼吸后一口气说道。
  “……”
  夏虹宇闻言想了片刻,看着已经窒息昏迷的卞太,沉声道:“你们当年欺辱我,怎么不念同窗之情?欺负我年迈的父亲,又不想过去的情分?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我回来不曾找你们麻烦,却想不到你们来找我茬!”
  “……”
  看着沉默不语的卫唯,夏虹宇冷笑一声,却放开力气,随手把缺氧失禁昏迷的卞太如同抹布般,随意丢在地面,然后缓步走到卫唯面前。
  卫唯随着对方越来越近的脚步,心跳也逐渐加速,特别当夏虹宇与自己面对面时,已经完全不知所措,脑袋完全停止思考。思维空空如也,根本无法回答对方问题,甚至已经开始后悔过去的不当行为。
  夏虹宇低下头直视眼前这个过去作威作福的少爷,与记忆中哪个桀骜不驯少年相差甚远,过去被他们欺负,虽然身体上没有造成伤害,可心灵始终难以忘怀的刺激。随着年纪提高,越来越想报复对方,可曾日思夜想报复的画面,却并不是现在这样的场景。
  看着颤抖的仇人,夏虹宇冷哼一声,不屑一顾的踢开对方,卫唯屁股摔在地上,呆呆望着夏虹宇,因为这脚力度并不重,虽然害怕却又不肯求饶,只能咬咬牙,闭上眼睛说道:“我知道你讨厌我,来吧!你尽情报仇。”
  “滚!”
  夏虹宇闻言十分不悦冷哼一声,双手拽紧拳头,转过身骂道。
  “?”
  夏虹宇来到躺在地面,抱起昏迷的父亲,小心翼翼探了探对方鼻息,回首看着视死如归的卫唯,没好气说道:“别在我的眼前出现!”
  “!”
  “滚!”夏虹宇看着惊疑不定的卫唯,再次爆喝一声。
  “啊!”
  卫唯忍不住叫了一声,然后悻悻跑到卞太身边,一言不发将昏迷不醒的他,背在后头,连忙急冲冲走了。
  *****
  卫唯四散而逃的手下,虽然分开数个方向逃命,却又在城中某处汇合,众人忍着痛,商议将来的何去何从,最后还是有眼光的某人,提议去找卫太守,毕竟虽然对方不待见卫唯的狗腿子手下,却不可能对自己孩子见死不救。如果就这样一走了之,公子出了事,他们就没办法在这座城市混下去,于是众人磨磨蹭蹭推举出实力最弱的那个男子,让他代表所有人去禀报太守老爷……
  茗城太守府
  卫太守眉头拧成一股麻花,渡步在厅内静静听着卫唯倒霉的手下汇报。随着对方激昂的哭诉,心情越来越糟糕,思绪不断变化,原来数年前张家村有百姓报案,村外有山贼设岗劫财,可影响并不大,因为那边辖区十分模糊,并不能算作自己管理范围,后来山匪被灭,再次有人报案,打消自己某个想法,于是象征式其派人前去调查。
  才发现那伙山贼遗体既然是丁级悬赏的冯倜的手下,这个犯人实力不弱,而且有过人领导力,手下有不少人,可他隐藏身影手段高明,这些年一直在南越犯案,都没有失过手,当然他的目标都是周边发达城市,像自己管辖范围都去不了对方眼界。可现在突然在附近发展他的踪迹,如果这次可以把握机会,升迁机会再次近在眼前。于是便安排手里最强的衙役,追踪躲藏起来,还幸存土匪,找到他们的老窝。
  可惜万万没想到,冯倜的实力远超他们的预计,虽然将对方打伤,可是自己手中的衙役几乎全军覆没,仅剩三人苟延残喘,可也没有撑太久,为了不让事情闹大与恶化,卫太守压下这次战役,私下出钱抚恤死者家属,再次又花了不少钱财,导致后期根本没有过多金钱招募有实力的人,现在整个府衙实力最弱的时期,大多都是用来滥竽充数的酒囊饭袋,根本无力对抗自己笨儿子下属口中描述的高手。
  “大人?”倒霉的下属看着听完汇报,依旧一言不发,不停在厅内来回走动的卫太守,忍不住叫了一声。
  卫太守闻言回过神,看着眼前跪倒在地的莽汉,心情十分郁结,鼻子呼气,冷哼一声,寒声说道:“那你们就抛弃主子在哪里吗?”
  “……”
  “来人!拖出去乱棍打死!”卫太守冷声说道。
  “是!”门外两个衙役推门进来,抱拳应答道。
  卫太守全然不顾,被手下拉走,哭喊饶命的儿子手下,走出房间,对着身边下属吩咐道:“通知府内所有人,在门口广场集合!”
  “是!”
  太守府外的广场上,稀疏的队伍如果不是清一色的制服,根本难以让人置信,他们既然是衙役,不过当整装待发的卫太守站在门口时,先前周围诧异的百姓见状,既然顾不得害怕,连忙上前围在太守周围。
  一众百姓全然不怕气势汹汹,神色凝重的太守,各个群情汹涌,但却不是声讨对方,而是拥护其。
  “卫大人!那么大阵仗,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有土匪攻城吗?”
  “难道敌国来犯?”
  “怎么办?”
  “大家稍安勿躁!事情并没有大伙想的严重。为官一定会保证城内百姓安定生活。”卫太守摆摆手,换了个温和语气,连忙安抚焦躁不安的群众说道。
  卫大人口若悬河,一一安抚众人的情绪,他并不想把自己孩子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于是开始吩咐下属清场,看着被驱散的百姓,心里十分清楚,虽然自己被他们称呼是爱民如子的好官,可是并非如此,其只是为了提升政绩,好让自己重新被委以重任,可惜截止除了一个好名声,啥都没捞到,并且因为自己官场的不如意,从小给自己孩子无形中增加过多压力,导致现在变成不自信的叛逆心理,外加缺少陪伴与沟通,他似乎已经走上歪路。随着自己感受着孩子变化,其已经开始后悔这些年作为父亲的不尽责。
  “唉~”
  卫大人看着广场被驱散人群,长长发出一声感叹,正要重新组织人马,却发现远处卫唯艰难的拖拽着一个昏迷的人向自己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