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惊变


小说:现实封妖游戏  作者:爱思考的宇少
  妖异光芒充满整个水池,平静的水面一时间溅起阵阵波澜,细小圆润的水泡像一颗颗玻璃球漂浮出水面碎裂成波纹。
  “好痛。。”
  伴随着一声轻柔的哀痛声,躲避在水池角落的巨型田螺逐渐浮出水面。
  粼粼水光间,一个蓝色长卷发,身高不足一米,身穿贝壳与水草所编制衣服的蓝发小女孩怯怯的从巨型海螺中探出头来。
  惹人怜爱的面孔上,泪珠如同宝石般滑落,碧涛般幽蓝的眼睛害怕的望着面前粗狂凶恶的河马妖。
  “哼,算你出来的快,不然我一定要让你皮开肉绽。”
  河马妖冷哼一声,一把抓住锁链将海源田螺从水池中拽到了岸边,手臂蛮横的抓着海源田螺的头发将她扔到了林墨面前。
  “好疼啊我想回家。”
  被摔在地上的海源田螺委屈的哭泣,布满伤痕的白皙手臂撑着地面缓缓起身,身形颤巍巍的蜷缩在旁边的角落。
  充满泪水的眼珠忍不住偷偷的望向林墨的方向,随即流露出一种绝望的凄美感。
  她原本是生活在落雨湖泊中一个海螺家族的成员,实力弱小仅有辅助资质的它们小心的躲避着丛林中各个寻觅在林中的残忍妖魂。
  直到一天,一群鳄鱼妖冲进它们的族群大肆屠杀,吞噬,年龄还小的她则被那些吃饱了的鳄鱼妖卖给了一个带有大旗的队伍。
  之后她便被那群妖族带到了这个黑漆漆的石洞,受尽了鞭打和咒骂。
  跟她一路过来的妖魂不是死亡便是被卖给了其他妖魂充当奴隶甚至是血食。
  直到现在,年幼的她也明白了自己即将被卖给眼前这个金色的虎妖。
  想到这里,海源田螺员本已经有些止住了泪水又一次滑落眼眶,滚圆晶莹的泪珠顺着她柔嫩的脸颊跌落在地面,发出滴答的声音。
  “废物,真是一个低贱的东西。”
  河马妖冰冷着脸,拿起腰间布满荆棘的长鞭便准备挥打,对于妖魂来说,这种羸弱,脆弱的东西让它们本能的就觉得厌恶。
  “住手吧,她现在可是我的货物了。”
  林墨语气淡漠道,如潭水般平静的眼神直直的望着河马妖。
  被注视的河马妖的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举起的手臂情不自禁的落了下来。
  喝退了河马妖后,林墨转头向着胡狈点点头,得到示意的胡狈连忙走到河马妖的面前用一把小刀划开了自己的指尖,在事先早已准备好的契约上写下妖文。
  “那么所有步骤就都完毕了,这个田螺妖现在就是大王你的了。”
  接过胡狈递来的契约,河马妖市侩的用手指弹了弹血迹还未干的兽皮,然后愉快的放进了自己的怀中。
  “走吧,能被我们大王看上是你的荣幸。”
  胡狈将石柱上的锁链解开,随即用一根新的锁链接在了海源田螺被束缚的锁链上厉色道。
  “我。。我能不能取走我的田螺壳,它是我母亲亲自为我培养出来的。”
  听到胡狈的呵责,海源田螺小小的身躯不住颤抖,缓缓起身,布满恐惧与害怕的眼神在看到水池中那个蓝紫色田螺壳的时候浮现出一抹坚定的神采。
  “你还想要我们带着那个垃圾。”
  胡狈脸色逐渐变得阴狠,花费二十多黄木买来这么一个低贱的东西本就让他心中有些不快。
  对于林墨它自然不会表露,但这种低贱的东西竟然还让自己拿上水里那肮脏的贝壳。
  “不。。它是我母亲留下的,而且,而且我可以。。。”
  “你最好闭上你的嘴巴。”
  胡狈牙齿呲出,油绿的眼球中充斥着残忍。
  “胡狈,让她带上。”林墨平淡的说道。
  “是,大王。”
  既然上仙已经吩咐了,它即便是心中再怎么不舒服也只能乖乖的听命。
  而旁边的海源田螺听到金毛虎妖同意的口吻,忍不住用手指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快步跑到水池旁边。
  小笼包大小的手掌缓缓张开,淡蓝色的妖气从海源田螺的掌心散发,将整个田螺壳包裹在内。
  在妖气的覆盖下,整个田螺壳急速缩小,不到几秒的时间便缩小成了一个仅有五公分大小的田螺壳。
  海源田螺接住漂浮在空中的田螺壳,小心的放在自己的头发的上方,然后怯懦的一步步向林墨走去。
  “完了的话,我们就走吧。”
  等到海源田螺收好了自己的田螺壳后,林墨扭头沿着之前进来的方向向外走去。
  他之所以买下这只海源田螺,一方面是因为这只海源田螺还有些用处,但更多的方面主要还是想刺探之前那个仙族妖魂的情况。
  他内心的潜意识告诉他,这其中肯定有一个非同寻常的秘密。
  现在既然没有在昭水妖庭找到线索,那就只有再去其他妖庭的地方观察一下了。
  “还不赶紧走。”
  在林墨离开之后,胡狈拽着手中的锁链大步向外走去。
  被胡狈拖着的海源田螺只能怯懦的低着头一步步跟着胡狈离开囚牢,但眼神却不时的偷偷看向不远处那个金色毛发的虎妖。
  心中不禁升起来了一种期望。
  。。。。。
  离开了昭水妖庭所在的隧道,林墨没有选择返回集市,而是带着胡狈以及被锁链锁着的海源田螺在锁妖洞中游荡。
  蜿蜒复杂的洞窟中,不少妖魂卖家正带着各自的买主来往于各个囚牢石窟之间。
  隧道两旁,岩石囚牢就像一件件单间居住着上百种造型奇异的妖魂。
  背覆荆棘刺甲的穿山鼠,双臂长满岩石的石魔猩猩,身上燃烧着火星的燎原鹿,羽毛如刀的利刃红雀等等妖魂被锁链囚禁在一个个漆黑的囚牢中。
  在这里没有温暖舒适的阳光,也没有甘甜可口的食物。
  有的只是被汁液浸泡后的长鞭与永无止尽的殴打,绝望,死寂犹如云雾般飘荡在整个锁妖洞之中。
  “让开,让开!所有人全部闪开,不然全都得死。”
  就在林墨几人行走在一次十字口的时候,一队身穿精致铠甲的妖族护卫猝不及防的从旁边的隧道冲了出来。
  原本行走在隧道中央的几个妖魂代表因为躲闪不及,瞬间便被冲出的护卫斩断头颅和身体。
  鲜血喷涌着溅射到周围的岩壁上,几个充满疑惑的头颅掉落在上不住的滚落进旁边一只狼妖的囚牢。
  紧接着便被充满仇恨的狼妖用牙齿撕裂头骨咬成碎片。
  对着一切,那些奔走的妖族护卫都熟视无睹,只是愤怒又恐惧的向深处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