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谋算


小说:琉璃满京华  作者:衣布衣出
  黑水岭是京城北边广宁郡境内的一座深山。
  山中零星有几座村落。
  黑水岭中隐藏着的一股土匪,土匪头子和手下的十几个人,已经在那里安营扎寨很多年。期间,换过几个山大王,最后在现在的头领彪老大手中,才算稳定下来。
  黑水岭村落里的人都知道山里有这么一股土匪,只是,这股土匪从未抢劫过村子里的财物粮食,通常都是跨地域作案。
  所以在周边地区没什么仇恨感。
  这也是这股土匪能在黑水岭安然呆了这么多年的缘故。
  甚至,有时候遇到大活儿,彪老大还会联系村落中相熟的农家汉,一起捞上一票,颇得一些人的好感。
  大概七八年前,彪老大像往常一样,带着一个小喽罗,装扮成找活儿干的武师,进到广宁郡府城逍遥。
  没成想,仗着武力和人争风吃醋,却遇到了硬茬子,手下又没多带人,和人对上时,差点儿丢了命。
  途经广宁郡的蒋先生当时正巧在场,冷眼目睹了全过程。感觉这位piáo)客的彪悍极不寻常,便让人使了银钱,把彪老大截下来,请医问药,把他从鬼门关上拉回来。
  蒋先生没暴露自己的份,却把彪老大的份诈了出来。
  从此,彪老大算是欠了蒋先生一条命,间接地,也成了成郡王储存的一小股武力。
  为了不暴露份,又能把握这支武力的动向,成郡王在黑水岭土匪窝里安插了人,不定时的,会有消息传来。
  原本彪老大的子过得也算滋润,可是这两年,广宁郡官府加强了对所辖地区的监管,导致这些人已经好长时间没机会出手了。
  前不久,在黑水岭做杂役的内线传回消息,山寨里已经耗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彪老大计划来京城这富庶之地做一票大的,最好能谋到下半辈子的富贵,就此收手。
  这个消息传回来已经有半个多月,成郡王当时是准备旁观的,关键时候,泄露些消息让这些人退走就好。
  这些土匪也是人,也要吃饭过活的,他没道理拦着。
  可这个时候,成郡王改主意了。他希望这个心机还算深沉的土匪,能把矛头指向玻璃行,也就是夏宴清。
  只要能暗地里把夏宴清绑走,再悄悄给夏家送信讨要赎金,为了保住夏宴清的名声,不被外人知道她曾落于匪巢,想来夏家什么条件都愿意答应。
  甚至,趁机给她找个土匪夫婿,那都是可以的。
  成郡王历来风轻云淡的面容,这时已经有了狠厉。对,给夏宴清找个曾经是土匪的夫婿,让她乖乖守在家里服侍丈夫,听丈夫之命行事。
  蒋先生对彪老大的事也有跟进,希望掌握先机的他们,能从这件事中得到些好处。
  他甚至想过,要不要利用这个机会制造混乱,让两个敏感位置上的官员获罪,好给己方人士腾出职位。
  听成郡王在这个时候问起黑水岭,他知道成郡王大概是想用彪老大这次出动,对夏宴清或者邵毅下手。
  蒋先生说道:“属下前两天还让人留意过此事,那彪老大行事谨慎,这些天一直在筹划此事。咱们的人只是在山寨里做些杂役,只打听到彪老大派人打听京城的店铺,具体什么安排,却是不知道了。不过,这些人已经在准备行成,想来不就会启程。”
  成郡王哼了一声,说道:“难道这些人打算在京城打劫店铺?真以为天子脚下能让他们撒野不成?让人给他们说说,京城的玻璃和琉璃生意有多赚钱。劫持一个女子,可比他们对京城的店铺下手容易的多。”
  “属下这就安排。”蒋先生没做犹豫,便答应下来。
  这也是个不错的办法,自从夏宴清开始做生意,一向无往而不利的郡王这里,也开始事事不顺,邪得很。
  如果这股土匪能对玻璃生意和夏宴清给予毁灭打击,邵毅也就没了讨好皇帝的资本,他那些狐朋狗友翻不起多大的浪。
  …………
  夏宴清那里已经在请示姜夫人,告知,她想在年前选个子,去感业寺进香,为这一年多的生意兴隆,感谢佛祖照拂。
  姜夫人只略作犹豫,就答应下来。
  不单单是姜夫人,很多人都认为,夏宴清之所以能做出玻璃,那是绝对有上天照拂的。否则,一个小女子而已,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本事?
  所以烧香拜佛那是必须的,而且这事儿拖不得,着实应该赶在年前,就把他们一家人对我佛如来的感激之表达出来。
  “宴清说的不错,你的生意能做得如此兴隆,说不得,就是有天上神明照拂。咱们好好选个子,多带些香油钱。到时候,娘和你两位嫂嫂陪你一起过去,也能表示咱们一家对佛祖的虔诚。”
  这番话,把夏宴清听得嘴角直抽抽,您这么虔诚,也不知人家佛祖知不知道。
  只是,如果姜夫人和两个嫂子同行的话,遇到邵毅母亲,会不会不方便?
  好在距离邵毅所说的吉,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先给邵毅传个话,问问他可有别的办法。
  如今正是年底,各家府邸事都多,姜夫人之所以能这么痛快答应去感业寺进香,理由也的确充分。
  如今玻璃制作渐成熟稳定,,经过夏季几个月的淡季,秋季渐渐回暖。到如今临近年底,各家各户准备迎接新年的时候,玻璃真正开始大卖。
  如今的玻璃价格依然是二十两银子。
  相对于这世上从未有过的稀罕货,且采光良好,保暖强,视线可以不受阻隔的直接望出窗外。
  如此多的优势,二十两银子真不算贵。但也绝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消费得起的。
  即使如此,光顾清韵玻璃行的主顾就没断过,还有贩卖玻璃的行商,也是整箱的往车上上装,赶在年前运往别地。
  清韵斋和窑场库房中囤积的、夏季滞销的大量玻璃,在这时派上了大用场。
  如此大量的出货,竟没有把清韵玻璃行的玻璃买断货。
  玻璃行门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在本就闹的年底街市上,玻璃生意的火程度,依然分外耀眼。
  如此盛况,夏宴清和心秀都很感兴趣,加上望远镜的试制,已经到了磨制工匠那里,所以她有时间来看看自己生意到底有多火爆。
  这,夏宴清从窑厂出来时,特意绕道前往玻璃行所在街道,看看自家玻璃生意的盛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