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后面还有好戏


小说:两球成名  作者:夜轻雨暖
推荐阅读:我是鬼医 大明武夫 独步惊华:绝世倾城妃 闪婚甜妻:高冷老公腹黑妻 我的霜之哀伤不可能这么萌 呆萌小妻:hold住亿万大亨 鬼王宠妻:腹黑小魔妃 穿越客 文坛崛起 巫神纪 
  球进了吗?
  当然进了!
  谁进的?
  永贝里……
  永贝里?爸爸呢?
  皮球钻入网窝的时候,爸爸才刚刚跑到前场30米!
  为什么这么慢?
  队友不等他呗!
  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是主角吗?怎么能关键时刻打酱油?
  你的问题太多了,好好看比赛!
  “娟姐你干嘛呢,一个人自言自语?”
  “我在和宝宝说话呀!”
  “在说什么?”
  “我让它好好看比赛,别问一堆让人头痛的问题!”
  看台上,尤墨的私人助威团已经陷入了如痴如醉的境界中,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胡言乱语。李娟这种还算正常,更夸张的都有。
  谁能想得到,加时赛一上来就开始老牛拉破车,目的直奔点球大战的阿森纳球员们,居然摇身一变,个个都成了锐不可当的战神?
  帕洛尔,罗西基,亨利,永贝里,四个家伙像四把利剑,直插对手心脏!
  整个进攻从发起到结束,足足120米的皮球运行路线,居然只用了12秒不到!
  真正的生死时速,尤墨这种非人类的家伙都只能跟在后面吃灰,别说毫无心理准备的对手了!
  “既不是快速反击,也不是阵地战!”
  卢伟也难得激动了一把,不过由于醒的早,没有任何证据落在别人手里。
  于是摇身一变,又恢复了世外高人模样,一把拽住智商下降起来没完的姚厦,开始强行洗脑。
  “闪电战,对,这就是闪电战!”
  “每个人都能带能传,每个人的跑位都非常合理,每个人的分工清晰明确,才能让皮球快若闪电!”
  “所以说呢,像你们老大那种个人表演纯属误人子弟,你们最需要的教材就是这种简洁流畅的进攻方式!”
  听到这,姚厦的脑袋总算清醒过来,一开口就佩服的不行。
  “师父你简直太厉害了,居然这么快就能总结的如此到位,我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呢!”
  卢伟依然不苟言笑,手指正在播放慢镜的大屏幕,“瞧见没,从你们老大拿球开始,所有人就做好了冲刺准备。等到他把球传出来,进攻号角吹响的时候,对手已经更不上节奏了!”
  姚厦听的直点头,开始发表个人观点,“老大这一手玩的漂亮,居然背身挑传队友!”
  卢伟点了点头,分析道:“球场上的合理与不合理都是相对而言,看效果说话。有时候看起来不合理的选择,偏偏效果好的出奇,有时候看起来非常合理的举动,结果却落入了对手设下的圈套!”
  姚厦听的猛点头,感慨道:“就像高手下棋一样,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没有足够的眼力根本看不出门道!”
  卢伟笑了起来,声音轻松愉快,“所以说呢,只盯着进球的家伙是业余水平,能看到进球前的配合算是入了门,要是能从看起来平平常常的东西里找到线索,才能称为高手。”
  姚厦听的一脸神往,没说话,陶醉中。
  李娟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嚷嚷道:“高手之上呢?”
  卢伟显然早有准备,一脸微笑。
  “高手中的高手,不但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还能用一条绳把它们串起来。”
  “简单点说,人在场边,心在场上。人在场上,心在场边!”
  ……
  大道至简,真正的高手从不以长篇大论为荣。对他们来说,化繁为简才显功力,字字珠玑才是大道。
  那些动不动就引经据典,口若悬河的家伙纯属纸上谈兵,真到了战场,见识了战争的残酷无情,立马就会原形毕露。
  竞技体育也一样,无论场上指挥还是场边发号施令,都需要清晰明确的思路,敏锐迅捷的反应,坚决果断的执行能力,才能在逆境中保持韧性,顺境中保持警惕。
  也正因为如此,足球这项偶然性很强的运动才如此让人着迷!
  牌面实力强弱只是表象,能够禁得住任何考验才是真英雄!
  所以真正的英雄从不会把困难当麻烦,他们从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汲取营养,从最终结果中吸取教训或者收获信心。
  他们把困难当挑战,难度越高越过瘾!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处处都有挑战,时时都在战斗!
  这场比赛算是一本教科书,详细解释了强者之路所需要的一切条件。
  实力,头脑,耐心,韧劲,需要合理使用能力的时候绝不炫耀,需要激发潜能的时候绝不瞻前顾后!
  正是拥有了这六颗稀世珍宝,阿森纳将士们才能在这场比赛中战胜天气因素,战胜客场作战带来的不利影响,战胜超水平发挥的对手,离终点只差一步了!
  仿佛为了让某个家伙言出必行,也可能是因为只有六颗龙珠不足以召唤神龙,或者什么都不是,就是个意外……
  比赛第112分钟,距离全场比赛结束还有10分钟不到的时候,提前开始庆祝的阿森纳人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皮尔洛左路大禁区外45度传中,落点刚好卡在莱曼与科洛*图雷之间!
  由于球速很快,出击的莱曼只来得及喊了一嗓子。与此同时,科洛*图雷为了弥补身高劣势,选择了提前起跳!
  两人中间隔了个舍普琴科,像个三明治夹心一样,刚刚起跳了一半,就被身前身后两道黑影给笼罩了!
  最终两道黑影结结实实地撞在一起,双双倒地!
  老实说,莱曼的出击稍显冒失,原因暂且不论,后果非常严重!
  为了隔着两人单拳击出皮球,起跳后的身体必须大幅前倾才能够的着,于是莱曼的脑袋侧面刚好撞在了科洛*图雷的头顶上!
  相比于身材异常结实的科特迪瓦人,身高达到190的德国人张开了怀抱,承受了所有伤害。
  甚至在陷入昏迷之前,还努力撑了下胳膊,抬了下头,还想爬起来继续!
  如此悲壮的一幕震撼了整座圣西罗大球场,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连最坏的可能都已悄悄浮现!
  还好,没有。
  其实两人撞击带来的冲击力不大,只是刚好发生在头部最脆弱的颞额部,才导致了昏迷。
  队医列文的检查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莱曼在接受紧急处理之后很快恢复了意识。可惜身体仍然不听使唤,想继续坚持比赛必须得缓上一段时间。
  考虑到加时赛只有10十分钟不到,考虑到球队已经没有换人名额,考虑到可能的点球大战……列文有些拿不定主意,一脸犹豫地瞧着主教练。
  其他人也难免会有顾虑,一时间气氛既压抑又紧张,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没必要等待!”
  温格没有任何犹豫,当即拍板,嘱咐列文尽快安排莱曼入院接受检查治疗。
  结果没想到,主教练的权威也会被当众挑战!
  “不,已经,没有,换人名额了……”
  莱曼躺在担架上,脸上盖着氧气面罩,说起话来很是吃力,声音也时断时续。
  温格刚要开口,尤墨的大嗓门已经亮起,听起来有些没心没肺。
  “快滚蛋,我当年可是门将出身,期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话音一落,所有听众都惊呆了。
  这,这,这……真的假的?
  “都不信?”
  尤墨可不是空口白话,说着,抬头45度望天,开始回忆,“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结果没想到要用点球大战来决胜负……”
  “好了好了,就这么定了!”
  温格哪有时间听他唠叨,主裁判也不可能让比赛无休止地暂停下去。
  虽然AC米兰人非常理解这种事情带来的心理阴影,但竞技体育不是讲人情的地方,人道主义精神也会被规则约束,不可能凭空送给对手一个换人名额。
  于是温格当机立断,声音不容置疑,“这下你有机会尝试球场上最后一个位置了。至于你,廷斯,好好配合检查!”
  话音一落,所有人脸上轻松了不少。
  他们同样需要时间来平复心情,不可能马上走出这种意外带来的冲击。不过相比于眼前的困难,他们更愿意相信那个神奇的家伙。
  既然他都拍胸口了,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东西?
  即使他没有莱曼的门线技术,球路判断没问题吧?
  即使他没有190的身高,弹跳能力没问题吧?
  那么多的考验都被一一踏平,再多一个又何妨?
  “上吧,和平常一样!”
  维埃拉带头吼了一嗓子,很快引爆了一群狮吼。
  也没什么内容,更没什么韵律而言,听起来杂有些乱无章。
  尤墨对此很是不满,一路小跑到了门前,开始施展他的狮吼功。
  浑厚悠长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抱怨,也没有对命运不公的愤怒,有的只是怀念。
  一晃,已经八年了。
  ……
  原本就不乏戏剧性的比赛到了最后,居然出现难得一遇的戏剧性场面,所有观众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心情了。
  怎么能这样?
  这他么的也太搞笑了吧?
  一个穿着短袖的门将?
  即使他是自由人,也没必要客串场上所有位置吧?
  疑问很多,没人知道答案,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唯恐错过每一秒。
  相比于提心吊胆的阿森纳球迷们,最有发言权的一群人正在集体围观某个家伙。
  李京羽!
  “说说呗,有啥心情?”
  李娟代表众人发问,为了追求效果,双手还比划了两下,提醒道:“你要是忘了,我帮你回忆回忆?”
  李京羽那个恨啊,简直比滔滔江水还要连绵不断,不过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于是一脸悲痛,声音低沉。
  “你们能想象的到,一个刚出茅屋的家伙,突然遇见一位江湖路上走了好几个来回的人物,那种被人戏弄与手掌之上的感觉吗?”
  一听这话,文化水平普遍不高的家伙们挑不出刺来,只好纷纷转头,先饱眼福再说。
  文化水平偏高的家伙陷入了回忆,没心情挑刺,于是短暂的热闹过后,一切归于平静。
  反倒是AC米兰的球迷们激动的不行,大声议论的同时,加油助威声一浪高过一浪。
  李娟听的很不是滋味,出声打破了沉默,“卢伟你说,一个不会倒地扑救的家伙该怎么守门?”
  话一出口,立即引来一票围观。
  看起来个个脸上轻松,心里一却点也不踏实。
  状况明摆着。
  尤墨当年客串门将纯属一锤子买卖,守不守得住只在一念之间,压根没办法衡量真实水平。
  虽然李京羽形容的很神奇,依然无法掩盖他在门将位置上的窘境!
  哪有不会倒地扑救的门将?
  球门那么大,场上又少打一人,即使时间不多,最少也有七八脚射门在等着他。如果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如何抵挡对手的狂轰滥炸?
  “你觉得呢?”
  卢伟没有直接发表看法,伸手拍了拍一脸认真看比赛的姚厦。
  小胖子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有米无炊了,稍一思索,说道:“老大不会打无准备的仗,即使发生意外情况,需要紧急调整,也不会勉强自己去做不擅长的事情,更不会为了迎合别人而改变自己。”
  话音一落,一片点头。
  姚厦真没心情长篇大论,何况肚子里也没多少干货,于是长话短说道:“所以别急着下结论,老大会合理使用他的能力来帮助球队继续前进,而不是为了出风头而显摆自己!”
  虽然话里没什么干货,不过也算言之有物。李娟听的直点头,刚要开口继续追问,就被骤然响起的惊呼声打断了。
  场上又是一片人仰马翻,看的人心惊胆战。尤墨也在其中,好在很快就爬了起来,好像还吆喝了一嗓子。
  由于刚才没注意看,李娟只好问道:“啥情况,刚才怎么了?”
  一片摇头中,卢伟的声音缓缓响起。
  怀念依旧。
  “皮尔洛的传球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自然要故伎重施,考验考验临时客串的对手。”
  “AC米兰的球员们也很清楚,直接破门得分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在尽可能地制造混乱。”
  “结果你们老大压根不怕往事重演,一上来就不在门线上待着,于是压倒了一票人。”
  “别着急,后面还有好戏!”